寂寞海上花

竹嬾
2006-10-22 12:30:57 看过
海上花虽写妓院浮华地,却是寂寞之书,读之平淡,如微波叠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绵密纷呈。只觉与众不同,哪里不同,回头一看作者例言,以及开篇第一回,早已言明在先。:“惟穿插藏闪之法,则为从来说部所未有。”

读这样的书,竟像长卷迷宫,走着走着,迎面又碰到了你。似曾相识,果然是早就见过。细细回味,又呆又喜。“此书正面文章如是如是;尚有一半反面文章,藏在字句之间,令人意会”。读这种书,许多似说未说之事,藏头露尾之话,多亏张爱玲处处点拨,方恍然大悟。

每章题目也特别,非得一章读完,回头再领悟回目意思。“题是断语,书是叙事。往往有题目系说某事,而书中长篇累幅竟不说起,一若与题目毫无关涉者”。这又平匀,又绵软,绣茵锦簇一般的海上群芳,作者早有一段话总领全书:

惟夭如桃,秾如李,富贵如牡丹,犹能砥柱中流,为群芳吐气;至于菊之秀逸,梅之孤高,兰之空山自芳,莲之出水不染,哪里禁得起一些委屈,早已沉沦汩没于其间!

谁是桃李牡丹,谁是菊梅莲兰,细细忖度,自有一杆秤。妓中高人当属黄翠凤、周双珠。黄翠凤搞定罗子富钱子刚,把黄二姐支得团团转,天生就是做这行的料。周双珠老练平和,细水长流,各不得罪。吴雪香可爱,金巧珍圆融,李漱芳痴情,卫霞仙好口才,沈小红又烈又泼,诸十全、周双玉各有心计不消说起,最不喜欢陆秀宝,张蕙贞,一个又淫又贪,一个蠢不知足。而赵二宝最可叹、轻信、骄傲、兼有刚柔,当属菊梅莲之一种,她本不应到海上来。

倌人只不过一种职业,长三比不得么二和野妓,倒很像谈恋爱。或真或假,会有些真感情,但物质才是最重要的。而倒贴是要被人骂的,让人瞧不起。所以妓女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从客人那儿要。就像沈小红说的,花掉你的钱,心里才舒服一点。

最好的客人似乎是王莲生,王莲生这样落寞,自始自终。他爱沈小红,沈小红不爱他。他讨了张蕙贞,张蕙贞背叛他。最后他离开了。问起沈小红,无端吊出两滴泪来。他的感情比陶玉甫还真实,陶玉甫和李漱芳的爱像做童话一样,好得过头了,是不现实的梦,所以早早终结。而天真无邪的李浣芳可能也是漱芳最后的一个心病吧。

还有一个人,陈小云,票行老板,和庄荔甫一样是商人,但他后来渐渐走运,惹得庄荔甫艳羡。我注意到他,是那日失火,王莲生“刚至南昼锦里口,只见陈小云独自一个站在廊下看火”。与莲生不同,他遇事一点也不急,颇有风范。火灭后,他一个人走,“却见来安跟王莲生轿子已去有一箭多远,马路上寂然无声。这夜既望之月,原是(白乐)圆的。逼得电气灯分外精神,如置身水晶宫中。”胸中有块垒,方能见月色。他和金巧珍,好似寻常夫妻。这点则真正令人艳羡了。葛仲英和吴雪香虽好,像热恋中人,太粘。君不见感情越平淡越家常反而越能长久。

洪善卿也是商人,还兼王莲生的买办。这个人势利得很啦,倒也不是坏人。洪善卿和周双珠这一对也是好的。姜是老的辣。周双珠心态不错,同样心态好的还有蒋月琴,老就老了,看得淡,坐得住,行得正,也耐得寂寞。

洪善卿对有利者巴结,对落难者无情。六亲不认。洪善卿几遇赵朴斋。一次不如一次,一次比一次凉薄,最后干脆撇清了,坐视赵家沦落海上。赵朴斋也实在是不争气。赵二宝则有点可惜。赵家兄妹是全书的一条线,贯串始终,然而这只是表面,虽然曲折,但浅得很,始终没有融入到洋场的内里核心。所以电影[海上花]完全舍掉了赵氏。从赵朴斋的衣饰、神气,几句白描,活灵活现地看出他家跌宕的境遇。

选一段精彩的,这类精彩书中比比皆是,宛如长镜头,起承转合,一气呵成,毫不费力。

第二天洪善卿吃过中饭,要去了结王莲生的那桩公案。于是取出首饰包,别了双珠,走出公阳里。到了四马路,迎面遇见汤啸庵,互相拱手施礼。啸庵问善卿到哪里去,善卿说了个大概;问啸庵干什么去,啸庵说:“跟你差不多,我是替罗子富到蒋月琴那里去开销局账的。”善卿笑了起来说:“咱们俩成了他们的和事老了,倒也有趣。”啸庵听了大笑,俩人再次拱手,分头去办各自的“公案”去了。
34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张爱玲典藏全集11-译注:海上花开的更多书评

推荐张爱玲典藏全集11-译注:海上花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