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人的书

某四
2006-10-17 看过

我发现我越来越爱看老男人的书——以前喜欢女人,现在喜欢男人了。老男人李零写了一本书,叫《花间一壶酒》,封皮上挺醒目地印着:越活越糊涂,越喝越明白。说白了,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女人的精明,多体现在计较上,算楼下菜场里的两毛钱、算卫生间里的一截纸、算男人的懒、算狐狸精的骚……铢锱必较地算计到最后,也就迷糊在得失里了,女人对太多东西不舍,于是也就有太多东西,得不到。女人的皱纹,多半是算计出来的。所以我一直觉得,聪明女人是懂得韬光养晦的,知道的时候要学会说不知道,明白的时候,要学会说不明白……怎么样都要算,不如多算一步。这样女人会快乐一点儿,男人也会快乐一点儿。 ——有老男人这样教育我。我看了身边的女人以后,觉得,教育得是。 只是装傻这活计,不是那么简单,有人学了半辈子,还没学会;还有人压根儿就没打算要去学。 算计是女人的困局,其情形约等于画地为牢。 师太亦舒是个很会写字的女人,并且聪明,看上去颇有些非凡的。我并不了解她的生活,因为她一直在写小说,写大量的小说……她在她的小说里算计了一辈子。最爱看她笔下的女人说话,一字不多一字不少,每一个句号,都是囫囫囵囵的刺痛……连甜言蜜语都斩钉截铁,绝不拖泥带水。年纪一直在涨,这份强势竟也与日俱增;找了师太的照片来看,只见一个慈祥的老太太仰在沙发上歪头看你,一脸知性,浑身笑容。这老太太身上没有刺儿,可是话里有,带了点儿轻微的毒辣。老女人是深算的,至于原因,我说不上来,我如今连个小女人都不算……打个比方好了——女人是姜,越老越辣,如果长了芽儿,就有毒了。 不同于老女人的毒,老男人,容易犯浑;浑,一是为了配合女人的算计,二是为了自个儿的解放。玫瑰战争怎么能打一辈子么?累都累死了。 而这样的浑,也被另一些人表达为哏。 四五十岁的哏人,不少。比如陈凯歌。传说某日黄昏,老陈着一袭黑衣遛狗,那一张严峻滴脸,就像是浮在树林子的深处,此时,自家的公狗忽然扑到另一只公狗的背上,老陈深深吸了一口烟,悠然而决绝地吞吐道:盲目啊,人家也是公的。 据说,当年冯小刚拍《手机》,原本很想找陈凯歌演费老——就是那个“审美疲劳”的老男人——我以为再合适不过了。老男人不是不算,只是不再露了而已。慧黠抑或奸猾,都当酒喝了,耍酒疯儿的时候,对影成三人。你说这算不算圆滑。 老男人的浑都写在老男人的书里了。老男人李零生于1948,书前的彩页里,有凸起的啤酒肚;翻开书闻了闻,哏,遂决定买回家去,慢慢研究。 我有点儿知道我为什么要买这个老男人的书了。多半是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了。我就快开始算计了。

4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花间一壶酒的更多书评

推荐花间一壶酒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