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与极权主义

徐强
2006-10-16 看过
文学与极权主义

——蠹鱼笔记(4)

□/徐强

极权主义国家的特点是,它虽然控制思想,它并不固定思想。它确立不容置疑的教条,但是又逐日修改。它需要教条,因为它需要它的臣民的绝对服从,但它不能避免变化,因为这是权力政治的需要。它宣称自己是绝对正确的,同时它又攻击客观真理这一概念。(奥威尔《文学和极权主义》)

【蠹鱼案】对极权主义来说,重要的不是“主义”,而是权力。它要求的不是一以贯之的思想,而是一以贯之的权力。什么主义它都可以拿来“为我所用”,凡是为我所用的思想,都是绝对正确的。一句话:极权主义固然在乎“思想正确”,但更在乎“权力正确”。奥威尔认为,作家的首要责任就是说真话,文学如果不能如实反映人的思想和感情,它将毫无价值。因此,在极权主义国家,真正的文学是不存在的:墨索里尼治下的意大利,“文学受到了残害”;在纳粹德国,“最有代表性的活动就是焚书”;“甚至在俄国,我们一度期望会出现的文艺复兴并没有出现”,最有前途的作家不是自杀,就是被关进了牢房。在1941年的这篇讲话中,奥威尔最后把文学生存的希望寄托于“那些自由主义根深蒂固的国家,非黩武的国家,西欧和美洲各国,印度和中国”。奥威尔对极权主义的观察无疑是细致入微的,但我觉得他还是过于悲观了一些。在极权主义国家,也是有文学的,只是转入了地下。这时候的文学,就像压在巨石下的种子,虽然呼吸困难,生长曲折,毕竟是在生长着。当阳光重新照耀苍穹,人们就会突然发现,这粒种子已经长成参天大树。写下《古拉格群岛》的索尔仁尼琴,就是这样一棵大树。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奥威尔文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