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帮技术者的自白

Ada Shya™
2006-10-15 看过
一般都认为技术这种东西只是服务性质的、一种需要达到某种表达目的的手段。它并不是最终的目的,艺术家们即便不会完全使用 Illustrator 他也是艺术家,会完全使用 Illustrator 又怎么样?能成为艺术家吗?能的,但这种艺术家被学会和殿堂级的艺术家认为只不过是“卖油翁”级别的艺术家。也就是说,把油倒进铜钱眼里虽然也是艺术,但最终也就是个匠人,你还是得去卖油,算不得上拯救地球那一级的大艺术家。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极度技术化的现代社会,这样一个定律显得很不恰当和过时。技术在改造了世界的同时又吞噬了它本身承载的意念。早期在乐器上的改进还能被称为是为音乐做贡献,但 1877 年 爱迪生 发明留声机的时候,他未必就是想让后世的人在自家客厅里来听唱片的。也就是说,技术本身的发展同样在促使事件发展。从这个方向来看,是技术发展了音乐,扩展了音乐类型和传播方式。同时改变了人们对音乐的理解和音乐艺术的界定标准。

到 1906 年一种名叫 胜利 牌的留声机开始量产并推出市场,人们反映很明显:音乐能被以更大的音量播放,而且可以不停的重复,人们可以在波普爵士乐的背景下大扭屁股并且形成潮流,20 世纪 20 年代的跳舞潮流促使了早期唱片业的形成。1920 年,一个叫做 玛米•史密斯 的 布鲁斯 歌手录制了一张《疯狂布鲁斯》的唱片,成为早期商业唱片的典范:它迅速被卖出了 7 万张,不光使得出版它的小唱片公司 Okeh 赚了个正着,还开创了一些没有前例的事件,它全部是由黑人乐手录制的,商业利益使得大公司们争着来录制给那些“乡下人”和“黑鬼”们听的音乐。

但市场争斗并未就此结束,另一种技术无线电成为了留声机最强有力的对手,相比留声机不可携带性的特点,收音机的好处显而易见,可以到处走,可以听好多不同的唱片和歌曲,并且全部是热门歌曲,而在 圣弗朗西斯科 和 匹兹堡 那样有着大型发射站的地区来说,音质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因为收音机里的音乐是免费的,播放技术被几家大型电气公司诸如 通用电气 、西屋电气 等占领,商务部推出了一条法案,那就是电台不能播放唱片。

由于电台不播放唱片,唱片又没有很多好歌可听,另一种设备投币点唱机由此诞生。其实,这台机器预示了现代的数码音乐领域的革命。专辑这个概念在早期 33 又 1/3 转的唱片还不明显,因为早期的唱片只有几首歌,并且很容易被损坏,假设你在 20 年代非常喜欢《涛声依旧》这首歌,那么为了登上那艘客船你就必须买上六七张来备用,听坏一张再换一张。

专辑的概念是后来唱片质量稳定后逐渐出现的,一张专辑唱片大概是需要一个小时到 70 分钟的长度,歌曲大概有10首到15首这样子。这个规格的形成使得购买者和制作者的利益兼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专辑的销售量变成衡量一个音乐家“艺术”或者“不艺术”的标准。从而违背了音乐本身意识形态做主导的本来意义。在商业体制完善的地区象 RADIOHEAD 和 NIRVANA 这样唱片大卖的乐队仍然被人们认为的优秀乐队,而在中国则完全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唱片大卖的乐队通常是烂乐队。尽管如此,中国人仍然倾向于用专辑销售量来衡量乐队的艺术与否。

专辑唱片所携带的赤裸裸的技术主义和霸权主义行径在更新的一代中已经开始消亡,因为新的技术被发明出来,旧有的音乐收听方式被改变。数字音乐共享的兴起对技术老化的唱片业带来新的革命。技术的力量再一次被显现,并且带着强烈的无政府色彩:音乐被家庭制作事务所制作并免费传播,携带着大容量电子器械的青年在电脑前面反抗着严密的唱片帝国。音乐随着技术的扩展而扩展,并推动意识形态的扩展:技术所带来的不应该仅仅是促进消费、寻找感官刺激、和LOGO崇拜,它应该带给我们自由。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声音的再现的更多书评

推荐声音的再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