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过此书的一点感受

有草莓无底线
2006-10-15 看过
引子
        《中国革命中的无政府主义》的作者美国学者Arif Dirlik生于土耳其,曾任美国杜克大学历史学教授,现为美国俄勒冈大学批判理论与跨国研究中心主任。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史和中国革命史,是研究中国问题的权威学者。这本书在青岛的时候在学苑书店看到过,但并不准备购买。在书店看到此书,都拿到手,但还是不准备购买。见过这么多次面,在图书馆不忍心再错过,狠下心借出来阅读,不想这本书十分优秀,简直让人手不释卷。
一.章节介绍
        本书一共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为第一章,作者简单考察了无政府主义与革命话语的关系。
        第二部分从第二章到第七章,从中国国内的知识分子对无政府主义的最初接受,到无政府主义运动在激进思潮中的声势日渐微弱,直至到三十年代初无政府主义者停止了在中国的活动。
        第三部分为最后一章:后果与反思。这一章中“革命话语和中国共产主义”这一小节将文化大革命中的“省无联”组织与无政府主义相关联起来,这让我十分感兴趣,因为我近来总觉得无政府主义与文化革命之间有某种关系,而德里克先生在这最后一章对这种关系进行了简明的分析。
        实际上这本书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的开始有一些难读,但到了第二部分的中间和后面部分,就显得容易理解。这也许是因为我经过第一二三章的理论学习,对于无政府主义的基本纲领有一个大体的认识,后面再提到就容易理解了。
二.关于无政府主义概念的探讨
        无政府主义在汉语中是“没有政府”的意思,字面上来看,其所持观点是取消政府。这让很多人很恐慌--这不可能!怎么可以没有政府呢?社会如果没有政府会倒退的!这一定是一种反动的“主义”!人们大体会给出这样的反应。而实际上,德里克先生在中文版序言中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汉语里的‘无政府’强调‘没有政府’是无政府主义的基础。欧洲语言里所说的“无政府”一词的意义要宽泛得多,就像其字面意思‘无规则’所指的那样。无政府主义不是要求废除政府,而是要废除一般意义上的权力;这里所说的权力也不致局限于政府内的权力,而是分散在社会各机构内的宽泛意义上的权力。”
        所以说无政府主义的汉语名称翻译有一个词不达意的遗憾。
        那权威百科全书是如何无政府主义定义的呢?
        无政府主义经典作家也是理论的主要来源克鲁泡特金在大不列颠百科全书给出的定义是:“无政府主义,用来命名这样一种生活和组织的原则或理论:在此原则或理论下,社会被设想为没有了政府-在这种社会里获得一种和谐状态不是依靠对于法律的屈从或者是对于任何权力的顺从,而是通过不同的地缘或业缘群体之间所达成的自由协定。这些协定为着生产或者消费的目的和让人们对各种各样的需要和目的满足而构成。”
        分析其内涵,无政府主义是对一种关于生活与组织的原则和理论,因此是对未来社会的一种设想。这种设想当前通常被我们理解成一种美好的理想,在本世纪上半叶,这种理想被很多革命者实践着,但由于各种原因,这些实践纷纷失败。失败的原因中,既包含时代、社会的原因,也包含无政府主义本身的缺陷,而其中,我认为无政府主义思想本身的缺陷是主要原因。革命需要理想,但革命理想在现实中曝光时,如果理想及实现理想的策略与现实严重脱节,理想必定要破灭,革命者将以西西弗斯的形象献身。因此,无政府主义被认为是一种无法实现的乌托邦。
        让我们继续考察这个定义,在这个社会中,政府被取消,这是中文“无政府主义”的意译来源,但这个翻译明显让很多保守分子受惊。实际上,无政府主义依然给出了建设性的解决方案:让自由协定代替法律,从而取消了一个以国家政府为代表的权力中心,实现权力的离散化。这样所带来的理想结果是:既然没有了权力中心,所以不存在权力的滥用;没有了法律,任何压迫人民的意图也就消失了;各种群体通过与其他群体达成一种大家同意的协定,在这种无压制的协定下,社会组织起来,并达到一种和谐的状态。
        通过对于这个定义的考察,我心里有很多疑问。
        假定这种社会已经通过革命建立起来:
                第一, 这种协定如何签署,又没有什么东西约束这种协定?如果协定的一方违约,如何处理?采用私刑么?
                第二, 如果社会中的保守势力集结,打破这种和谐状态,怎么办?
                第三, 整个社会通过自由协定组织起来,其中的成本是否会增加?同当前社会标准化的运作方式相比,其有什么优点?
        这几个主要的疑问,通过阅读无政府主义原著也许可以得知,我现在并不能给出答案。
三.无政府主义为何会失败
        中国无政府主义最早在1903到1904年被介绍到中国,这种思想逐渐传播,到一十年代无政府主义实际上处于激进政治理论的核心。但到了二十年代,在马克思主义正式传播到中国并发展壮大并成为国民党政府无法忽视的一支有组织政治力量时,无政府主义就逐渐退守并被忽视。让我们从内部考虑无政府主义失败的原因。
        无政府将社会与政治(国家)对立起来,其认为任何政府/国家的建立都必然伴随着对某一群体的权力压迫。于是其倡导不同的群体之间自由协定来组织社会,这里提到的不同的群体并不是指利益群体,克鲁泡特金特指其为“地缘或业缘的”群体。所以其从理论上反对建立某种类似于共产党一样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组织,因为这种组织也会带来某种压迫性的规则,如果革命胜利,一个类似政府的机构会同样建立起来。这样就与无政府主义所倡导的真正的自由背道而驰。因为其没有一个有严格纪律的组织,每个无政府主义者对于无政府主义的理解各不相同,也有不同的策略,其最后的行动是一种碎片化的革命表现,不能从根本上撼动现有的政府和制度。
        无政府主义的一个突出特点是给与人们一个达到绝对自由的理想,但这种理想又约束了其最后革命的行动。他们认为人们生来不是自利的, “否认利益的天然性,并把它看作是被权力和剥削掩盖着的社会结构的组合”;“看到政治是削弱天然道德的基本源泉,把废除政治和消灭‘自私’看作同一过程的组成部分。”真正的无政府主义者在比起更加“现实”的共产主义者来说,有一种道德上的优越性,这种道德上的优越性,使更多的人关注和相信无政府主义。而从现实的视角来看,无政府主义建立在这种道德基础上的革命理念,使他们缺少灵活性。他们无法放弃自己无组织、无政府的理想,建立一个十分有力的组织来对抗政府,发动革命。
        但这种理想依然有实现的可能,无政府主义思想相对于马克思主义关注经济、政治,更关心人们的教育问题。他们认为,政治革命的结果是政治秩序的重新洗牌,无法改变漫布在国家内的权力压迫,只会造成一种恶性循环。他们希望通过教育来提高人民的觉悟,为一种分布的、离散的社会革命作准备。在世纪的上半叶,中国无政府主义的两个中心之一——巴黎的无政府主义者通过在国内选拔小留学生到法国进行半工半读的“勤工俭学”计划传播无政府主义的理念,并希望通过这个计划培养出来无政府主义运动的骨干力量。在国内,无政府主义者也深入工厂和农村对工人、农民进行宣传,在二十年代末,无政府主义主要人物进入国民党,他们通过国民政府建立了一所“国立劳动大学”,在欧洲无政府主义思想的指导下办学。其目标包含在这样一句口号里:学校农场工厂化,农场工厂学校化。其希望通过培养劳动者知识分子或知识分子劳动者,消灭阶级间的根本区别,实现和平的社会革命,使中国社会走向无政府主义的将来。但当时无政府主义的中坚人物已经进入国民党,劳动大学也是其合谋的产物,无政府主义对于国家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一个隐患,于是劳动大学逐渐变了味道,偏离了无政府主义者的初衷,在日本侵略后就消失了。而国内的无政府主义分子也在那个时期被政府镇压。中国的无政府主义运动就这样结束了。
四.无政府主义与中国革命话语
        德里克先生十分关注革命话语与中国革命的关系。如书中所述,无政府主义在世纪初的一段时期内曾经是国内激进政治思潮的主流,而由于其缺乏组织性和本身的乌托邦性质,在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后就逐渐失势了。但是,其在一开始带进激进政治的话语在其消灭后仍然被革命者用作其他激进思想的表达。这样可能造成这样的结果:无政府主义的思想通过其话语进入马克思或其他社会主义思想当中,并且在其成为执政党的核心思想是进入社会政策领域。书中在最后拿出文化大革命和人民公社运动作为这种结果的例子。作者说:
        “如果我们把中国的共产主义路线看成更宽泛的革命话语的一部分,而历史上无政府主义又对这种话语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并因此把不合谐的因素引进了布尔什维克的革命概念,是否我们就能更好的理解这一路线呢?无政府主义引入革命话语中的思想不仅是无政府主义的而且与马克思主义也有一致之处,后来,就是这种意志行事的共产党能够摆脱他们身上的无政府主义根源而宣称自己是共产主义的。”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中国革命中的无政府主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革命中的无政府主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