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普特尼克”还是“恋人”

greyboy
2006-09-30 看过
    在村上的所有作品当中,《斯普特尼克恋人》是相对较为奇特的一部。说这句话的原因,是《斯》当中的男主角,似乎与他其他作品中的男主角基本不同。说得明白点儿,无论是《且听风吟》、《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寻羊冒险记》三部曲,还是《舞!舞!舞!》,抑或《国境以南,太阳以西》,男主角大都是同样特征:单身,却是极品,身边总是不缺女孩子,也从不为这种事情而痛苦。(这里我撇去《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和大名鼎鼎的《挪威的森林》,前者气氛诡异非常,感情问题并非重点,后者作者一向为直子所苦,不过,至少他的生命中,还华丽地出现过可爱的绿子)而《斯》中的男主角,对堇只有让人绝望的单相思——因为她居然喜欢女人!而且,这位男主角在整个作品中的地位而言,毋宁说他本人根本就是个配角,因为作品的真正主人公,并非堇,而是堇的lez对象敏。
    作品中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敏在摩天轮上看到自己分裂时的场景——那意味着什么?是说敏肉体上与精神上接受爱的可能性就此分开,从此之后无法再合而为一?不然如何解释堇对敏有肉体需求时她虽心理上没有抵触,但在生理上又无法接受?欲望无法满足的畸形恋情,是否就是作者题目中暗扣的Sputnik——发生这样恋情的,只能是旅伴而已,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lover么?也许村上想要借敏的话告诉读者他的真意:“那时我懂得了:我们尽管是再合适不过的旅伴,但归根结蒂仍不过是描绘各自轨迹的两个孤独的金属块儿。远看如流星一般美丽,而实际上我们不外乎是被幽禁在里面的、哪里也去不了的囚徒。当两颗卫星的轨道偶尔交叉时,我们便这样相会了。也可能两颗心相碰,但不过一瞬之间。下一瞬间就重新陷入绝对的孤独中。总有一天会化为灰烬。”
    那么,我们是不是注定孤独,我们到底在寻求什么?因为如此说来,我们人生的大部分都在孤独当中度过,而且永远也无法避免化为灰烬的结果啊。是不是我们只为追求偶然相遇那一瞬间擦出火花的灿烂?那么这样的感情,到底是“旅伴”还是“恋人”之间应该有的感情?也许这问题我们永远都要继续思考下去,直到我们真的找到心中所爱——分清“Sputnik”和“恋人”之间的区别为止。
    btw,这本书有点儿花絮要谈:一是我在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图书馆借阅此书时,第二章结尾到第三章之间的空白处,画有一副女孩子的自画像,声称自己住在紫云5-109,电话88203065征友。当然,此事发生在三年以前,宿舍的人也许都换了几茬了,只是有时有些好奇:如今这女孩子不知如何?:-P另一件是,我把《斯》推荐给朋友的时候产生了点儿副作用:后来我们称呼同性恋时,用的称谓都是“斯普特尼克恋人”……
1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斯普特尼克恋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斯普特尼克恋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