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无知的批判

李普曼
2006-09-29 17:00:42 看过
毫无疑问,在抵达纽约之前,斯蒂芬斯(美国著名记者,“扒粪运动主要参加者”)并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一名记者。当他从伯克利、海德格尔、柏林、巴黎等大学一路学习过来,并最终在伦敦大英博物馆读了半年书之后,他一直想也许回到家乡后,他会进一所大学教授伦理学。而他正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出国的,他想要在那些精神的巨人家乡找到为何偷窃卖淫是不道德的合理解释。他不愿意将答案仅仅停留在那些有教养的人士所说的:“这是有伤体面的”这个含糊而且无知的回答上。

但是显然,经过多年的学,他并没有找到真正的解答,无论是在哲学、艺术还是在经济学中。虽然凯恩斯认为经济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伦理学,但是他比斯蒂芬斯要晚了一个时代。而且,斯蒂芬斯也并没有在伦理学中找到答案。
也许根本就没有答案。以性作交易在某些地方已经合法——许知远在他的澳门行之前不是发现在香港的《苹果日报》上就有澳门应招女郎详细信息吗?——甚至在日本你都不会有道德上的顾虑;人们争先恐后的从世界各地蜂拥到拉斯维加斯、澳门,把钱放进老虎机或者一副副纸牌中,只要你的钱来源合法,你就不用产生任何不安的心理,甚至在那里人们都不会介意你的钱是来自于自己的单位还是自己的政府。
时代一直在变化,现在喝酒不再被禁止(当然,在一些地区还会有年龄限制),烟草的广告也通过各种形式在媒体上打着擦边球。虽然偷窃等行为依然被视为不道德甚至违法,但是我们对此的惩罚却毫无疑问的在降低。

一个简单而粗暴的结论是:如果你的行为对别人产生了危害,则那就是不道德的的,。而且如果行为严重,则就是违法的。但是这个结论显然并不能对所有的道德问题有说服力。安乐死对任何人都不会产生危害,为何依旧是不被允许的?见死不救的人显然被公众赋予了巨大的道德压力;而赌博性交易等行为无疑又对他人具有潜在的危害——虽然加以控制,可以避免——但是现在却又在逐渐的合理合法化。

也许对于这种产生于人们思维的事物——道德——我们根本就不能用科学来解释,任何试图用文字说明这种内涵的企图都是徒劳的。伦理学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我们的困惑,但同时,何尝又没有增加我们的苦恼呢?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新闻与揭丑Ⅱ的更多书评

推荐新闻与揭丑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