诠释当有界限

疯子飞了
2006-09-19 看过
接受美学极力强调接受者也既是读者的作用,虽然改变了以往的文本中心主义,但由此也导致一些矫枉过正的倾向,最明显的就是过度阐释的问题。
关于阐释的有限与无限的问题,论者甚多,个人觉得阐释是有界限的,至少在一定的语境下是有界限的。阐释的无限性是针对语境的无限性而言的,而阐释一般是历时与共时语境共同作用下的产物,我们的阐释大都是是在我们的前理解的作用下在当下语境中所做的一种“合乎情理”的解释。就当下的阐释与接受而言,阐释是受当下语境的制约的,因此也是有限的。如若不然则会流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甚至游谈无根的陷阱,若那般自说自话也就违背了解释学的对话精神了,也就失却了意义。
《诠释与过度诠释》一书针对诠释的界限问题展开讨论,从不同的视角做了相互对立的辩论,虽说四人并没出现谁说服谁的现象,但按本人的接受习惯,还是对艾柯的观点多有接受,虽然罗蒂与卡勒的观点亦有一定的启发意义。至于罗斯的观点,因对她论的内容不大感兴趣也就没多做了解了,是为记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诠释与过度诠释的更多书评

推荐诠释与过度诠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