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北村的破冰斧

慕容小松
2006-09-15 14:20:39 看过
  
    深夜,第一次看北村的《愤怒》,直到尽头。中断了几次,一面是为了应对繁冗如常的工作,一面也是为了暂且舒缓不时绷紧的心弦。很久没有遇到这样几乎令人艰于呼吸的书了。
    卡夫卡说:“一本书应当犹如一柄利斧,劈开我们心中冰封的大海。”北村的《愤怒》,正是这样一本书。
    多年以前在图书馆里,匆匆读过北村《施洗的河》、《玛卓的爱情》,那过于浓郁的宗教色彩使我产生了抵触心理。这是中国特色教育的后遗症:对于任何布道式的文字,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远离它!不肯再费披沙拣金、矢中觅道的心思。于是,此后一直没再关注他的“神性书写”,直到友人郑重推荐了《愤怒》。《愤怒》中仍然隐隐闪现着基督教的义理光彩,但与北村当年的作品相比,显得内敛、节制多了。这本书使我重新开始注视北村,并心怀敬意:这确实是一个用心写作的人,一个“哀民生之多艰”的人,一个致力于引导灵魂投向窄门的人。
    《愤怒》中不难看到《悲惨世界》、《罪与罚》、《复活》等西方名著的影响,而李百义的受难、挣扎、救赎的历程,大致对应着《神曲》中的地狱篇、炼狱篇和天堂篇。其中,尤以《悲惨世界》投下的光影最为鲜明。李百义的身份与经历,和冉阿让有很多交集:同是从罪犯到圣徒,同是从平民到官员,同是受了基督教义的感召,甚至同样收养了一个不幸的孤女,并爱若掌珠……但李百义的苦难历程,始终充盈着我们耳熟能详的中国符号和时代特征,而他最终的体悟与选择,也比冉阿让显现出更多灵魂自觉的意味和理想主义的光辉。
    雨果的笔,北村的笔,发掘的都是惊心动魄的“悲惨世界”:一个“触目惊心,熟视无睹”的世界,一个“罪孽太多,救赎尚少”的世界,一个“绝望已深,希望犹存”的世界。与雨果华丽、雄辩、滔滔不绝的铺陈相比,北村在《愤怒》中的叙述是朴素的,沉厚的,坚硬的,有时竟是笨拙的。然而,那犹如石头缓缓滚动的叙述的力量,让人无法漠视。雨果笔下是浓墨重彩的油画,北村笔下则是黑白分明的木刻。
    这是一本淤积了太多夜色的书,弥漫其间的夜色有着各种来源,不乏艳阳高照下的夜色。在夜色的罅隙,透出熹微的曙光。
8 有用
0 没用
愤怒 愤怒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愤怒的更多书评

推荐愤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