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最是邯郸梦

MK
2006-09-15 看过
我们这一代人,对吴三桂具体而微的印象怕是首先来自金庸的《鹿鼎记》。那是小说家的笔法,部分真实、大多荒诞。而李零这本书收了一篇《一念之差》,是关于吴三桂的历史资料摘录。文章篇幅不长,研究的是吴三桂怎么变成了“吴三桂”,值得一读。其实有一篇“前传”《汉奸发生学》,原载于《读书》一九九五年十月号。那一篇写得极精彩,可惜没有收录在这本书中。

回顾这个明末清初的大人物的一生,前面那个没有加引号的吴三桂是敢带家丁二十人闯皇太极(当时还是王子)率领的清兵四万人重围拼死救父的二十岁俊杰(事后,皇太极曾说:“好汉子,吾家若得此人,何忧天下!”),是明末镇守辽东、率领明朝的最后一支战斗力量的勇将;是清朝割据一方的平西王;是顺治皇帝最小的妹妹的家翁;是倾国美人陈圆圆的丈夫。可是人生风云流转,转着转着他变成了戴帽子的吴三桂:他奉崇祯的命令领辽东四万驻军入卫京师。结果部队才到河北丰润,李自成的军队已经杀进京城,崇祯皇帝于景山自缢。他这次的救驾就得了史书上的九个字: “迁延不急行,简阅步骑”――这是骂吴三桂救驾走得太慢。崇祯死后,吴三桂领军退守山海关。他不肯向李自成投降,结果留在京城的父母家人全被杀死。老父亲的首级还被斩下来,挂在城头。爱姬陈圆圆也被闯王手下刘宗敏强占。他剃头降清,消灭了李自成的部队报君父之仇、夺妻之恨。可是他为了让子孙世守云南,又入缅甸追捕桂王,将明朝最后一点余脉绞杀在弓弦之下。他不肯接受朝廷削藩,终于拥兵自立。先是打“反清复明”的旗号,后来干脆扯破脸面自己立了一个周朝,当了几天皇帝。最后穷途末路、暴死异乡。城破之后他的骨灰被挖出来,传各省以之示众。他的族人、部属或死或流放边塞,都是凄凉下场。不管历史标准怎么变,反正他坐实了不忠不孝的千古骂名。“实指望封侯也那万里班超,到如今,生逼作叛国黃巾,作了背主黄巢。”这是昆曲《夜奔》里头的一句唱词。林冲从官到匪,落草梁山。雪夜逃命时只好唱“回首望天朝,急走忙逃,顾不得忠和孝”。如果给吴三桂写一出戏,可以让他在人生的最后,在衡阳城里念一句:“回首望前尘,身不由己,莫言忠和孝”。

吴三桂的这一生有六个半皇帝给他做背景:崇祯、李自成、皇太极、多尔衮(算半个,清成宗)、顺治、永历和康熙。一辈子倾侧反复,大起大落,合了广东人的一句妙语:有多少风流就有多少折堕。写吴三桂的清人笔记小品有一些,比如李零引用的《平吴录》《吴逆始末录》等等,但都不如吴梅村的《圆圆曲》有名,比如“恸哭三军皆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都是这首诗里面的句子。金庸极妙,借着韦小宝安排陈圆圆在小说里面给韦小宝唱了一回《圆圆曲》。这首长诗固然是名篇,可是浪漫色彩太重。还是下面这首诗好:“李陵心事久风尘,三十年来讵卧薪?复楚未能先覆楚,帝秦何必又亡秦。丹心早为红颜改,青史难宽白发人。永夜角声应不寐,那堪思子又思亲。” 李零根据《平吴录》中的记载认为这首诗是谢四新所作,而且写在吴三桂进攻湖广之际。也有说法认为这是张茂稷的诗,题目是《读史偶感》。可惜我手上资料不足,无法考证。但《平吴录》中关于这首诗的前后是非写得详细,故暂将这首诗归在谢四新的名下。不管作者是谁,这一首是大大方方、骂人不吐脏字、损吴损到骨头的优秀作品。如果吴三桂读了,恐怕是可以吐出一碗血来。《平吴录》上就写吴三桂看了这首诗,怒骂谢四新是福薄小人。如果是站在吴三桂的角度,他这样骂谢四新并不过分,因为谢四新将死得凄惨的吴三桂家人也拉扯进来,确实不厚道。可是这一首诗将吴三桂这一生所有的挣扎和矛盾都概括了,几乎可以作为吴三桂的墓志铭。李零说吴三桂这一生选择套着选择,荣辱只在一念之差。这个话说得很朴素。我们看他这一生,矛盾太多。现实逼着他,一步一步走到最后的尽头。每一次的转折都可以举出种种原因,说他是为势所迫。他如果可以开口喊冤,他可能要怪乱贼李闯、怪鸟尽弓藏的康熙、怪迂腐酸臭的天下文人、甚至怪太过美丽的陈圆圆。如果他懂得自责,便该骂自己贪心,那么的左右为难、身不由己,只因为荣华富贵、忠孝节义、红艳知己、英雄气概,他一个都舍不得,哪一个都放不下。结果统统失去,成全了他这破败仓惶的结局。

镜花水月,一梦黄粱。只是他一个人,怎么补偿那么多枉死的性命?
40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花间一壶酒的更多书评

推荐花间一壶酒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