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伺疯狂

龙之芥
2006-09-08 看过
在杜拉斯众多作品中《劳儿之劫》是最晦涩难读的,也是我读得比较辛苦的一本书,几乎花了整整三个夜晚,在寂静的深夜细细读完的。合上书,轻抚着,看着简洁的封面上“劳儿之劫”四个字,我满脑子除了“疯狂”,还是“疯狂”。慢慢地在回忆中我开始“窥伺”起劳儿的疯狂。

当神秘的黑衣女人进入舞会后,麦克•理查逊变得不同了,不再是大家原先认识的那个他,“眼睛闪出光亮,他的面部在满溢的成熟中抽紧”,“面孔苍白,布满了骤然而至的心事”,这时“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任何词、任何强力能阻止得了麦克•理查逊的变化”。其他人注意到了这一变化,劳儿也注意到了这一变化,她“看首他,看着他在变”。

面对情人麦克•理查逊的变化,劳儿没有惧怕,没有惊奇,变化的性质对劳儿不是陌生的。同时,伴随着“对此情此景的亲眼目睹和确信无疑”的痛苦并没有在劳儿身上出现。劳儿明白这一变化是麦克•理查逊这个人身上所固有的,并与她对他的了解有关。

所以,劳儿也变了。

劳儿“窥伺着这一事件,目测着辽阔的边际,精确的时辰。如果她自己不仅是事件发生也是事件成功的动因,劳儿不会如此着迷”。劳儿沉迷的不是变化的结果,而是变化的过程,是理性消减后回归人性的真正相互理解和宽容,回归爱的本身。

所以,当“第一支舞跳完的时候,麦克•理查逊像往常一直做的那样走到劳儿身边,他眼中有一种对援助、对默许的恳求。劳儿向他微笑。”这一微笑是一种理解,一种鼓励,是劳儿“窥伺”的具体表现。

在酒吧绿色植物后面的“窥伺”最终促成了“劫持”的成功和劳儿的疯狂,即便这样“舞会事件”只是劳儿疯狂的引火线而非决定性因素,换句话说“舞会事件”不是造成劳儿疯狂的原因,而是劳儿为自己的疯狂寻找的可被其他人理解的理由。劳儿向麦克•理查逊的微笑证明了劳儿从一开始就是这场“劫持”的主动参与者,而非简单意义的被劫持者,在不经意间劳儿就已经成功劫持了其他人的思想、宽容和理解。

书中的劳儿、麦克•理查逊、叙述者,均在以某种自己的方式去爱、去理解,问题是他们都始终无法向其他人证明这样做的是正确的。劳儿曾经这样对叙述者说:“我知道,不论我做什么,您都会理解的。应该向别人证明您是对的”。“窥伺疯狂”是劳儿在寻找一个能向其他人证明她的爱、她的理解是正确的一个词的过程。

“劫持”与“被劫持”就好比劳儿“窥伺”这把直尺的两端,劳儿在这二者之间游历寻找着一个“词”。当劳儿的情人被神秘女人在舞会上“劫持”而成为“被劫持”者时,劳儿无法向其他人证明她对情人麦克•理查逊这样做的理解,于是劳儿“疯”了;当数年后劳儿在黑麦田的“窥伺”并动摇了少年女友的情人的思想时,她“劫持”了女友的情人雅克,由以前的“被劫持”者变成了的“劫持”者。雅克自以为以自己的方式去爱、去理解可以治愈劳儿的疯狂,最终他失败了。因为他仍然无法向其他人证明他对劳儿的爱和理解的方式是正确的,所以在小说最后,劳儿又回到了黑麦田,继续她的“窥伺”,继续她的“疯狂”。

在人与人之间相互理解、相互宽容日渐衰微的社会里,劳儿的疯狂是不可治愈的。现实中只有疯人的一切行为才都是可以被其他人所理解的。

劳儿的疯狂是一个人的“幸”?还是整个社会其他人的“不幸”?

正如书中译后记所说,我们无法判断劳儿的疯狂是否是对现实情爱规范的反理性、反社会、反道德的行为,但有一点似乎可以这样认为:在世界的普遍沉沦面前,除了死亡,疯狂几乎是惟一的选择,惟一最佳的生存方式,惟一可以让其他人接受或者说不能不如此接受的生存状态。

无庸讳言,我仿佛真有理由相信,劳儿的疯狂是有预谋的,是睿智的。

面对劳儿的疯狂让我想起昆德拉在《被背叛者的遗嘱》中的一段话:“生活,就是一种永恒的沉重努力,努力使自己不至于迷失方向,努力使自己在自我中,在原位中永远坚定地存在。”然而,反讽的是,在沉重的努力下,在努力使自己不至于迷失方向的那么一刻,合理的正确选择不是理性而是疯狂,而选择疯狂比选择理性更需要胆识和勇气。

劳儿选择了疯狂。
疯狂没有使她迷失,她比其他人更清楚地明白如何掌握自己的情感方向和生存方式。

劳儿是聪明的!


http://www1.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644447&PostID=7350408&idWriter=0&Key=0
9 有用
1 没用
劳儿之劫 劳儿之劫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劳儿之劫的更多书评

推荐劳儿之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