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阶层的迁徙:争夺天才的全球新竞争

力总
2006-09-05 看过
近日读完了美国人Richard Florida撰写的《创意经济》一书。这本书的原名是《The Flight of the Creative Class: The New Global Competition for Talent》,如果标准地翻译过来应该是《创意阶层的迁徙:争夺天才的全球新竞争》。中国的出版商为了促进图书的销量,总是喜欢把书名压缩到很短,再动辄冠以“经济”这样的字眼,赚人眼球。
 
这段时间“创意经济”的概念很热。我记得在90年代后期,中国就出现过一次类似的风潮,当时的关键词是“知识经济”,很多人为信息技术的巨大魅力所倾倒,头脑发热地跟风鼓吹各种“知识经济”“知本家”“数字化生存”“网络化生存”等概念。这股知识经济的风潮以国内信息技术的普及为开端,到2000年互联网大泡沫崩溃后渐渐消退。
 
今天,“创意经济”的概念又被提出,并带来了新一轮的出版界的追捧。但是很明显地,这次比上一次“知识经济”的虚热要来得实在得多。90年代后期中国的“知识经济”概念基本上属于对国外概念的盲目跟风,而如今中国的“创意经济”概念则直接面对各行业的生产力发展、企业转型、全球化逼近的真实需求。
 
《创意经济》这本书主要讲的还是创意阶层的问题。对这个阶层的定义,其实国内的出版界多少有一点偷换概念的嫌疑。作者的原文“the Creative Class”,翻译过来应该是“有创造力的阶级”,指代的是以脑力劳动为主的拥有专家思维或复杂沟通能力的工作群体。中国的出版界将之翻译成“创意阶级”,很容易让一般人联想到诸如广告设计、图书创作、动漫原创、游戏开发这些颇具艺术性的工作,这样就会变得很局限,与作者的原意多少有所出入。我觉得出现这个问题的原因一方面在于中国的出版界本身就有很浓厚的文艺情结,另一方面在于今年广告、动漫、游戏等行业的高热度也给出版的市场导向产生了影响。
 
《创意经济》的前半部分提出了发展创意经济的“3T”原则:Technology(技术)、Talent(人才)、Tolerance(容忍),并认为只有建立一个开放性的社会才能有效地动员、吸引和留住这些有创造力的阶级。书的中间部分提出了GCI全球创意指数的概念,并指出城市与地区之间的竞争将占据主导。在分析城市竞争力的时候,中国有四个城市入围,其中香港被排在一线城市,而北京、上海、台北则被排在三线城市。书的后半部分以城市社会为核心对未来创意经济的发展进行了展望和建议。在限制创意经济时代的外部性问题方面,作者认为住宅问题、交通问题和个体压力倍增问题是阻碍创意经济发展的严重问题。这个观点我觉得很有道理,因为北京作为中国的创意中心之一,就相当严重地存在着三个问题。我觉得城市的建设者应该好好反思一下,因为这些问题都将在未来导致创造力人群的密度降低和优秀人才的流失。
 
总的来说这本书还是不错的,推荐所有人阅读。
 
7 有用
2 没用
创意经济 创意经济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创意经济的更多书评

推荐创意经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