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看着陈丹燕

已注销
2006-08-29 看过
  陈丹燕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作家。

  从《独自狂舞》,《纽约假日》,《心动如水》到《上海的红颜遗事》《上海的风花雪月》,再到散文集《今晚去哪里》,《咖啡苦不苦》,和最新的《起舞》,一直看下来,已经成为一种阅读习惯。

  我想,陈丹燕的文字是适合敏感而细腻的人看的。以前一直放在床头的旅行散文《今晚去哪里》里的有些段落我几乎可以背出,她对德国湛蓝天空的描写成了我选择大学专业时的最初理由。

 《慢船去中国》承袭了她一向细腻的文字风格。我喜欢咀嚼她对于女性心理的描写。有些微妙的稍纵即逝的情绪是敏感的人才能体会到,而又只有陈丹燕才能写出来的。

  例如在姐姐范妮初到美国经历挫折时,陈写道:

 “其实在这时,范妮心里在上海培养起来的,对于纽约的信念正在乒乒有声地碎裂倒塌,但范妮努力把它想象成是她心中的纽约终于走近的脚步声。她奋力鼓动起自己的情绪来欢迎它,来掩盖住自己心里对失落的恐慌。”


  在妹妹简妮在美国大学课堂发言受到漠视时,

 “在别人咭咭呱呱的说话声里,简妮先是松了一口气,她终于不再被人注视了。然后,她心里爬出了一些冰凉的东西,象阿克苏初冬时带着冰茬子的水那样尖锐和寒冷,那是她心里的失败感。简妮对它并不陌生,在学习中,要是考试失利,它就象冰茬子水那样漫上心头。学习上的失利,能让简妮体会到失败里面夹杂着的没顶般的恐惧。从来就是这样,她总是在没顶的恐惧里奋力挣扎出来。再穿上自信的衣服。简妮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伤痕累累的,只是穿着衣服的话,就什么也看不见。 ”

  也许有人认为这样的描写并不是什么,但对现在没有在国内上学的我来说,,她的描写触碰到了留学生内心的一些细小而微妙的地方。

  另外,《慢》让我开始审视家庭或是家族对一个人的成长所带来的影响。
  
  究竟是为摆脱贫困的那种草根式的自立自强的精神更为强大,还是背负家族使命以自尊为支撑的动力更为强大?
  在《慢》里,倪鹰和范妮简妮姐妹便是这两者的代表。
  作者最后偏向了前者。但正是这样,上海这个没落家族的故事才显得更加具有悲剧色彩。
  但我再次反思家族历史给个体带来的影响时,我发现,虽然在这个故事里落败,但一个有历史骨骼支撑的家族里成长起来的人确实是不一样的, 他们潜意识里带着的一种骄傲,那种骄傲发挥得恰到好处的话,便是不流于俗世的脱尘气质,这种气质,在今天已经不多见了。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慢船去中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慢船去中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