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的对与错

近猪者痴
2006-08-29 看过
  按照教授的推荐,看了英国作家哈代的小说《德伯家的苔丝》,浮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在英国乡下的自然环境下生长的清纯少女——苔丝。她有着乡村姑娘的纯朴自然,又因世袭着德伯世家的学统,骨子里有一种朴实无华的高贵坚韧的品格。姣好的面容,挺拔的身材以及天性中的自然情态。她不是惊艳的美,可是你越接近他,就会越爱她。她虽然不是一个纯正的信教者,却也有自己单纯的人生追求和生活原则。这样的一个女孩,没有人怀疑她应该得到幸福。
  
   苔丝作为家中的长女,和这个家中唯一体面的人,必须承担起振兴家业的责任来。同时,她又因为强烈的责任心,非要扛起偿还的义务。于是,她的一生由此改变。小说中的德伯是一位庄园主的儿子,沾染上一些坏习气,行为放荡,言语轻浮但是本质上并不是个坏人。他对苔丝的渴望,虽然是出于一种占有的欲望,却也不能说其中没有爱情。一个正当年的青年,处于生命中最亢奋的时期,,对一个异性的渴求是很正常的,只是德伯采取了非正当的方式。虽然苔丝对德伯的诱惑和接近一直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可是她寄人篱下,并不能再强硬一点,一方面你也不能否认一个青年男人对一个少女的或多或少的吸引。德伯长得不赖,这一点得承认。在一次舞会过后,德伯带着受惊的苔丝,来到一片小树林里,德伯故意制造了这个机会以便和苔丝进一步的接触。不知是当时的英国世风对于这类事情的避讳,还是中文译者的某种考虑,关于德伯占有苔丝的这一段,写得极为隐讳,不看下一章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这个过程中,苔丝处于被动的地位,但如果她当时拼面反抗的话,德伯也不会得逞,苔丝是在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下与德伯发生了关系,所以,说德伯诱拐了苔丝可能更确切一些。
  
   再看这两个人在事后的态度,德伯愿意为自己的行为承担部分责任,他要带着苔丝回农庄眷养起来,虽然他没有向苔丝许诺正当的婚姻,至少说明德伯只是一个浪荡公子,而不是本质上的丑陋,要不然,当苔丝被克莱抛弃后,他怎么会锲而不舍的追求苔丝呢?至少,他对苔丝是有好感的。而苔丝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情,在德伯的狂轰烂炸下,苔丝或许会有接受德伯的一天,至少也有感动的一天。可是,事情发生了,苔丝天性里的自尊不容许自己对伤害妥协,即使在她嫉妒沮丧之时,她也没有想要抓住命运的稻草,而是选择了独自承担后果,实在今人赞叹。这样一个朴实的姑娘,竟有这样的勇气来承担邻人的白眼,世俗的压力和注定的生活。直至后来,孩子的出生,夭折,生活的压力,都没有迫使她向德伯开过口,她实在是个倔强的女子,她把一切都扛下来了。
  
   她终于选择了逃离,到外乡去做挤牛奶的女工,既是对过去环境的逃避,也是对新生活的追求。她不敢再谈爱情,可又渴望爱情,她才21岁,什么也不能剥削她拥有幸福的权利。在又可以自由呼吸的草地上,她遇见了安玑克莱,热忱,渴望自然,充满理想,智慧的化身,他就是苔丝的白马王子,是少女时代一个未做完的梦。而苔丝之于他,也正是他执著理想的一部分,是他理想的化身,她无拘无束地成长与自然的环境之下,吸取大地的精华和芳草的养分,克莱要的就是一个纯洁无暇的女子,他对生活的理解,要在他的伴侣身上体现出来。这样的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必然碰出爱情的火花。可是,他们的恋爱过程,却充满了曲折和艰辛——因为苔丝的心结。这样一个心地纯洁的女子受了世俗的影响,认为她不纯洁的身体,是不配嫁给克莱的。她一直在徘徊, 忍受着理智和情感的压迫,如果说克莱在追求苔丝的过程中,一直苦于得不到目前的回答,这个痛苦,却远不及苔丝内心的挣扎,她不能告诉自己的爱人,怕失去他;她也无法放弃到手的幸福,做违心的拒绝。书中关于这段时期苔丝的内心描写,是相当精彩的。这种两难的处境,正是悲情产生的根由。没有人不同情苔丝,没有人不希望她获得幸福,最终她终于做出了让读者满意的选择,她做对了。
  
   在新婚之夜,克莱向苔丝将了一件青年时代的沉沦往事,并请求她的原谅。天真的苔丝反而很欣慰,以为可以换来自己的被赦,于是,她向克莱一五一十地交代了过去。克莱愣了,他不能接受,他对苔丝的爱是建立在纯洁之塔上的空中花园,一旦底座抽掉,他的爱就会坍塌跨掉,陷入一片虚无。他的爱太脆弱,不堪一击。苔丝的苦苦哀求,也挽不回克莱的心,于是,他走了,离开了,抛弃了苔丝。苔丝没有错,从过去到现在,都没有错,错的只是克莱,爱一个人,为何不能容忍她的过去?那样的爱只怕是为了自己那一点点狭隘的人生理想吧!
  
   克莱走了,走得远远的,再没有回来,再没有一封信,他将苔丝孤零零地丢在了这个世上。如果说以前,苔丝都在为自己的人生作正确的选择,那么这一次,她错了。也许还有人将苔丝看作监守爱情的勇士,可是,为一个不爱你的人,是否值得?你将自己丑化,向爱人苦苦哀求甚至甘愿作他的仆人,苔丝等待克莱的八年,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隐忍。一个女人,追求美的权利都被主动放弃,自尊也放弃了,她还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吗?正在此时,苔丝邂逅了最初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德伯。德伯受了一番洗礼,开始为过去道歉,并向苔丝正式求爱。当克莱终于想通了哪个愚蠢的贞洁问题,回到故乡时,苔丝已经是德伯的妻子了。两人相逢,似有万语千言,却也无限惆怅。终于,高潮在最后上演,苔丝杀死了德伯,追随了克莱,苔丝的这一行为,被看作英勇的选择,为了爱她不顾一切。可是,苔丝杀人,只是为了斩除自己心中的那一个死结,也报复自己为此付出的代价,她无法向克莱报复,德伯的行为,使她一生都无法解脱,可是,伤害她的,除了德伯,还有克莱,后者更甚。要说恨,单单恨一个人是不对的,这两个男人,都不同程度地使苔丝屈辱地生活。要说爱,德伯与克莱,也没有高下之分,德伯的爱,搀杂了太多个人的欲望;克莱的爱,搀杂了太多虚幻的理想,只有当他在现实生活中碰得头破血流时,他才能理解爱的意义。可是,苔丝已经为他的这个领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青春的时光,以及无限的伤害,无可挽回。克莱永远无法补偿。
  
  
  
264 有用
3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2条

查看更多回应(62)

德伯家的苔丝的更多书评

推荐德伯家的苔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