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现的时光

nude
2006-08-28 看过

在《追忆》的最后一卷,中年的马塞尔获得了一种关于第二记忆的顿悟。正如很多评论者所指出的,若他单单是揭示这种早已被伯格森理论化的心理现象,这部分便没有任何原创性的价值。可是恰好相反,普鲁斯特所真正揭示的并非这种人具有第二记忆的心理现象本身,而是懂得珍惜它,学会运用它并使其发挥威力的能力。这种能力便是在和过去的自我慑人心魄的相遇中,从自身的种种感觉里“释放出精神”,并将这宝贵的精神变得明晰,透彻,甚至最终化为实在的艺术品。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在每一次为了把握感觉的反躬自省中维持公正的坐标,因为若与那唯一的真实稍有偏差,便会败坏这种精神所展露的形象,让它得不到真正的释放。好比在写一首诗的过程中对词语的检视,若心灵缺乏对公正和真实的追求,就会让不恰当的词语出现,降低了整首诗的品位。那么难怪对普鲁斯特来说艺术就是最高的真实,因为任何赝造的精神替代物在其中都无法容身。

2005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追忆似水年华(上下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追忆似水年华(上下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