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片段

王建玉
2006-08-22 看过
花了不少的片段时间阅读<笑忘录>,随着日日不同的情绪挑选着阅读的速度和范围.偶尔写了些文字,也许就是融化在阅读后的感想-----


                      微笑
窗外的云乌泱乌泱的堆着,摸摸因为辣子狠命吞咽过后的肚皮,忽然开始想念相公。这个男人在电话里压抑着匆忙带着微笑说,吃过了。我说,你很忙吧,很忙就不说了。他老实不客气:很忙。于是我也微笑,说那就算了。搁下电话。

米兰。昆德拉说,魔鬼的笑和天使的笑都只用了一个字--笑--表述,这是原创之笑和模仿之笑,针对相同事务做出的笑。魔鬼之笑指向的是事物的荒谬,而天使为之感到欣悦的,则是世间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出自智慧的设计,尽善尽美充满意义。那么心里酝酿过的大抵属于欲言又止后的微笑,也许坦然也许隐瞒。谁能从这里分解出魔鬼和天使呢。荒谬或者有序,实际上不过同一事物的不同视角,在一些智者眼里痛苦着在另一些智者心里欢愉着。我们能做的,不过是让自己微笑得尽善尽美罢了。

我现在充满怀疑,对任何有思考余地的东西,有形或者无形的,都会表示怀疑。仿佛不经过我思维的认定,这些东西就不能正常存在一样.其实相对于客观存在,我的想法压根狗屁不是。即使在我自己的空间里可以对那些东西自说自话下定义做分类也一样虚浮的很,下不下定义,甚至我有没有对它们加以任何注意,它们依然是昂然得存在着,用它们原本的面貌,死死存在着。我的注意不过是将这样的外部存在注入了一种我本人的内在态度。也许和外部存在雷同也许相反。同样的,雷同或者相反都无助于改变那东西的本来面目。所以,个人思维总的来说,跟个屁没多大差别,憋肚子里酝酿过后膨胀了噗得放了出来消散在空气中。放的人感觉一下浑身通泰闻的人或远或近得表示下反感或回避。

微笑和屁居然有这样的联系。也出乎了我的意料。与此,做一会检讨。我原本是想写我喜欢做女人的。做女人好。这样的事实就跟微笑和放屁不一样,是有具体内在外在的表现的。因为这样具体的表现,显现出了事物本质的不同。也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

我喜欢做女人。是经过我思考对比后的结论。做了女人就可以选择天真娇气,用一辈子去呵护内心的纯真。男人总是无奈的。面对生活必须学会忍耐和低眉顺眼,即使能为着自己争口气挺直头颅,也要下力为心爱的人营造温暖。这是男人为争取到话语权和魔鬼做的交易。男人总是无法逃脱生长的环境,生于斯长于斯奋斗于斯,所以无论是琼瑶阿姨还是海伦姐姐,无论是《西厢记》还是《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男人总是比女人更加无法坚持,他们有根,他们的出生就是他们的根,没有办法在这个世界上活成飘萍。鲁迅在《伤逝》里用生吞活剥的手段描写了那个被爱束缚后努力挣脱男人的内心,巴尔扎克也用一颗子弹结束了《被抛弃的女人》里那个男人的性命。面对生活的考验,男人必须也必定比女人更加物质更加务实更加承受煎熬。并,在煎熬中说服自己接受物质或者说外在的安排,从柔软说服成坚硬,也一步一步远离初生时跟女人同样温情的内心。

作为男人,要有担待。为了这担待他们挺立到生活的洪流里,披星戴月遭遇风浪。所以,留在船舱的女人就微笑得纯净些吧。在不那么物质不那么务实里,说服自己更加的柔软更加的温情。并让那微笑,尽善尽美,合并模仿和原创,傻兮兮得给世界一个纯净的微笑。如此而已。
1 有用
1 没用
笑忘录 笑忘录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笑忘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笑忘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