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依旧

南十字
2006-08-22 看过
    大概是在写完《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那时,村上春树就谈及自己在追求语言的锻造还是故事的营造两个选择上犹豫不决,这之后他写了《寻羊冒险记》,一直到近几年《海边的卡夫卡》,《天黑以后》,不难看出,语言和情节,作家选择的是后者。
 
     事实上现在谈论村上的作品所趋有些无谓,如同议论他是近川端还是近大江,是大众文学抑或纯文学一样,村上春树早已在读者心中建立起一种“村上体”般的风格,他的语言也已独树一帜。取故事,并不代表舍语言,作家也说过:“……有故事而无语言,故事也无从谈起……”所以,在他的小说中,还是一贯对文字的精雕细琢,洗练而又潇洒。在这同时,村上用他并不浮华的语言衬托出一个个更为妙趣横生的美妙世界。
 
   《东京奇谭记》看来,村上风格依旧。

   《东》数来应是村上春树的第十一部短篇小说集,给人感觉更近前一部《神的孩子全跳舞》一些。怎么说呢,或许神户大地震,奥姆真理教事件后的作家多多少少在行文创作理念上有所改变。文字并不冷冰冰(当然之前的也不),读来有些微暖,而不至令人感觉被拒千里之外。村上的讲了五个奇妙的故事,让读者融入其中,恍惚而不觉其境。

   《偶然的旅人》中同性恋调音师接连碰上“巧合”:先是在同一咖啡屋遭遇读着同一本小说的女性,后面又发现这位女性患上了与姐姐一样的疾病;《哈纳莱伊湾》讲了一位母亲前往儿子溺水而亡的小岛,在那独自面对崩溃的人生,直到一天有人发现她死去儿子的“幽灵”;《在所有可能找见的场所》中“我”在寻找一个神秘失踪的男人;《日日移动的肾形石》里小说家遇上了一个喜欢在高楼之间行走的女性,而他的小说中存在着一块总能自己移动的长得像肾脏的石头;《品川猴》最为奇妙,忘却名字的女性,却发现盗走名牌的是一只会说话的猴子。

    奇固然说得上奇,但村上春树的小说从不缺乏这类初看觉得“匪夷所思”的故事。只不过这回被他挂上了大大的“奇谭”二字,自是表称奇而实有另指的做法。

    如果说在之前的短篇小说集中更多的是展示现代都市人的空虚,无存在感的心境,《神的孩子全跳舞》是探讨温情与爱心的信念,那么《东》应该是作家找寻人们内心缠绕的死结——抑或说是“被囚禁的意志”——的解开之法。

    同性恋调音师因为两个“巧合”而与失联以久的姐姐重新和解;母亲去夏威夷小岛领取儿子遗体,却意外的思索过去,获得独立新生的力量;“我”在进行找寻工作的同时,将自己与失踪男子重叠,对自我存在感而疑惑;小说家被父亲的话语所束缚,一直找不到所谓“生命上有意义的女人”;品川猴是个小偷,却意外的和心理咨询师帮助忘却名字的女性找到人生的解答。

    五个故事的结束,仍是开放性的——他们解开了阻碍自己前进的心结?他们抓住并解放了意志么?但读者这么想之时,或许自己心中的某一个结也不知不觉间解开了……

    对于村上来说,偶然巧合也好,奇谈怪论也好,这些都不过是自己想诠释理念的一个手段而已,他娴熟而又得心应手的将自己的所感所思隐藏在娓娓道来的“奇谭” 背后,而不是代之以说教。据说《挪威的森林》后的村上在国内人气渐有些回落,与他更为晦涩,更为深刻的文风不无关联。但这样的村上,或许与“青春三部曲” 乃至《挪威的森林》的那个他有所差别,但更为令人喜爱和称道。

    在这本新小说集看来(其实也不新了,接近一年才引进国内),村上的笔法称不上有多大进步或改变,但也绝不后退,甚至没有原地踏步之感。每一次他都能带来些新的想法,新的思考,村上春树何以为村上春树,这点可见一斑。


http://nantz10.spaces.live.com
36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东京奇谭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京奇谭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