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革命的结构》及其他

睡虫
2006-08-19 看过
上一次认真读科学哲学,应该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还在大学。喜欢科学哲学,则更早,应该是中学。中学的时候,我们年级喜欢科学哲学的不只我一个,有那么一个小团体,被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以及玻尔的量子力学所吸引,看到了简洁美,也看到争论背后的玄妙。说小团体,其实不太恰当,因为从来也没有真正聚在一起探讨过。只是从同学口中的闲聊,会随意得知有几个人,有着共同的爱好。于是,会远远地静静地互相关注。

直接的结果是,其中一个理科同学决意报考了哲学系,与我入了同一所大学,后来保送硕士。他的理科相当不错,居然转去很容易入学的哲学系,只能用爱好这个词来解释。我不知道他在那里是不是真的能够如鱼得水,研究他喜欢的哲学。只听说他硕士毕业后留校,讲授《邓小平思想》这门课。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脸上一定会显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那是因为我觉得我没有选择哲学系而是坚守理科是正确的。如果那个同学在讲授《邓小平思想》的同时,还能继续他科学哲学的探究,那会比较让人欣慰。但是无论如何,他要讲授的课程实在一定是浪费了他的时间。——当然,这也可能是我的臆断。

回到科学哲学。当年影响深远的科学哲学的两个领袖,一个是波普尔,一个就是《科学革命的结构》作者库恩。我当时看波普尔很多,深为折服,库恩的著作则很少涉猎。波普尔以“可以证伪的才是科学,而不是证实”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而这本《科学革命的结构》,我想该是库恩的立身之作。

我尝试表述我对这本书的理解:过去我们认为科学的进步,是长期积累取得的。库恩则认为,科学的日常工作是用该学科当前范式解决日常疑问。但是科学最重要的进步,是依靠革命,而不是简单的积累。所谓革命,则是指该学科采用新的范式来指导自身的研究。科学革命的产生,常常是在伴随社会发展出现的迫切需要解决的新问题,不能由当时的学科范式所解决,引起危机,从而使科学家开始关注与当前范式不同的新范式,从中甄别,选定新的范式,来化解危机。新的范式,通常都是由思想还未受到旧范式太多约束的年轻科学家提出。

库恩围绕这个论点,分析了科学革命的方方面面,包括:常规科学的本质是解谜、范式的优先性、反常与科学发现的突现、危机与科学理论的突现、科学革命的本质与必然性、革命是世界观的改变、通过革命而进步。

中学的时候写过一篇自选论题的政治小论文,我的论题是哲学与其他学科的关系,论点是科学的关键性进步首先要求科学家哲学观的进步。这是我当时很喜欢的一个论题,也是我至今坚持的观点。不过,很显然,按照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与其他学科是平等的,相辅相成的,不能凌驾于其他学科之上,所以虽然我的老师一度把这篇论文选为参加市级竞赛的种子论文,邀请了语文老师指导我修改,最终还是因为与主旋律不合而放弃。在比较没心没肺的我的中学时代,这种经历甚至都不能让我感到有丝毫的失落。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一观点与辩证唯物主义的不合,虽然我也强调了哲学与其他学科的相辅相成,但我的基调是哲学位于所有学科金字塔的顶端。所以,那一被淘汰的经历,反倒成全了我青少年时代逆反心理的成就感。看到库恩说“革命是世界观的改变”,虽然已找不到我当年的原文,我忍不住再次赞叹一下自己当年这篇小文的立论。

在库恩论述的细节中,有两点颇可玩味。

其一,库恩论述到各种教科书的作用,归根结底,并不是在论证各种学科学说的正确性,而是在引导学生熟悉和掌握该学科的范式,以便日后在日常科学的研究中,熟练地使用该范式解决问题。从这一点来说,教科书的作用就是培养学生掌握当前学科范式的能力,也就是说最重要的是理解力和接受能力,而不是创造力。这么看来,题海战术就不单单是中国教育的问题,根本上说是常规科学教育的问题啦。但是不能说这种教育一无是处,这种方式对于帮助年轻科学家尽快熟悉这个学科进入角色,熟练地解决日常问题是大有裨益的。

其二,每个人的思想方式和理解能力,都受到其个人经历(个人历史)的影响。一个科学家,即使进入一个新的研究领域,依然会用他过去研究领域的经验来分析和解决问题。而由于绝大多数科学家是经过了常规科学的长期熏陶,养成了该学科范式所要求的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越是熟练的科学家,提出推翻本学科现有范式的理论的可能性越小,并且也不那么容易接受引起革命的新范式。有些顽固派甚至至死都拒绝承认新范式的优越性,两个范式的支持者阵营之间的争论,也往往是鸡同鸭讲,用同样的言词表达不同的含义,难以互相说服。面对这种现象,库恩认为,别无他法,只能等一代老人离开这个世界,年轻一代则会接纳新的范式作为该学科的标准。

于是,会想,往往上一代人会觉得年轻一代不如自己,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恰恰是年轻一代构成了新的社会主流,他们以自己的方式改变着这个社会的面貌和风气,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是真正适应这个新的社会。老一代没有错,只是老一代更适合生活在过去的社会,不能用那个时代的基础来评判新的社会。而新的社会,会随着老一代人的彻底离开,被新的主人们视作最好的时代。

这是个有点感伤的结论,不过可以让人平和淡然地看待社会的发展,并且,保有着向好的希望。
40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科学革命的结构的更多书评

推荐科学革命的结构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