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书评:爱情有些薄弱

无机客
2006-08-17 看过


《The Touch》
Colleen McCullough

    乃鼎斋无机客
    
    《呼唤》一书是由贝塔斯曼实际操刀的,小说真的是应了“凝重厚实”的话,拿在手里就能感受到那份重量。假若出版社采用更加价贵点的轻质纸,读者阅读起来就会更方便些。然而《呼唤》的装帧着实的漂亮,封面、外插、书签,每一样都设计得很雅致。出版方甚至特意邀请了艺术家为小说设计了封面雕塑,此可谓用心良苦。
    
                              关于翻译
    此书的译者李尧先生也是几年前人文社出版的《摩根的旅程》的译者之一。这回再次翻译考琳·麦卡洛的作品,真可谓驾轻就熟。全书的译文初读下来基本上找不到什么大的纰漏。翻译质量在现今的中国出版界,绝对可入优秀译文的行列。请各位读者留意下书中茹贝的言语,口语味道十足,从中可以窥见译者李尧掌握的词语的丰富性,无论是书面语、还是俗语,都是信手拈来成佳译。
    可较之于曾胡翻译的《荆棘鸟》,似乎还差了点神韵。《荆棘鸟》可以让众多的中国读者至今留有那么美好的回忆,它的译文是很美,而且本身是很有特色的。

                              关于剧情:呈现历史
    麦卡洛的小说往往会在不经意间呈现出历史的一幕,还原历史的真相。我以为麦卡洛在创作之前,肯定对澳大利亚的金矿开拓史、大世界范围上的总体性变化做过一番深入的研究,这样才能通过她的妙笔,让读者接触到鲜活的历史。从《呼唤》的篇首到篇末,在两个历史年代之间,全球发生了许多的变化:石油的出现,渐渐代替了煤矿;从蒸汽机的使用到电力的出现;电话与跨海电报的出现;从使用煤气灯和蜡烛到使用电灯。种种的一切,都是科学技术的进步改善了人类的生活,影响了生活的许多角落。
    然而书中让我感觉最有触动的,就是书中描述的工人运动和与之相对应的有产阶级的回应。书中是这样说的:“现在时世艰难,各行各业都感觉到了这一点。富人都认为,这种局面是因为一本英文书造成的。这本书的德文标题是Das Kapital。总共三卷,现在只翻译了第一卷。可是如果看亚历山大和他那帮狐朋狗友的反应,你就明白,光第一卷就已经把这些人搞得鸡犬不宁。”“他们认为,社会财富应该公平分配,这样就不会有贫富差别。”“那两个人说,工人被可耻地剥削,必须来一场社会革命。世界各地的工人运动都把他们的学说当作救命的稻草,而且大家议论纷纷,还要掌握政权。”亚历山大也开始变得总是想如何降低成本,即使冒风险也在所不惜。他甚至还这么说:“现在,工人运动已经发展到想要夺取政权的阶段,工会组织趾高气扬,像我们这样的大公司四面受敌,如果现在还不采取行动,可就晚了。你难道想让一帮愚蠢的社会主义者经营、管理从银行到面包房的所有行业吗?必须给这些工人一个教训,越早越好。这是我的贡献之一。”这种改变的缘由,作者没有交代,读者也难以推敲。
    说到这种工人运动,恰恰是他们强烈地支持驱逐华人等有色人种,禁止他们移民入澳大利亚。白人工人认为是华人等抢走了他们的工作,对华人极为不满,甚至还会仇恨他们。所以,马克思主义所推行的所谓理论其实是很难在大范围上达到和谐,实现世界大同的。正如现今中国的沿海地区的发展是建立在掠夺内地的能源与资源,剥削内地农村的劳动力人口的基础上的。
     
                              
    小说中的主要人物亚历山大、茹贝、伊丽莎白、李、内尔等,都是极富人格感染力的。在他们之中,我比较的欣赏内尔。她出身富豪之家,但个人却是个无私的利他主义者,在医学院毕业后,她只愿到悉尼的穷角落里为穷人们服务。
    有些人在阅读完《呼唤》后,可能会觉得后半部分的行文有点儿匆匆。这就是作品的篇幅所致。譬如,李与伊丽莎白之恋,就有点匆匆,不及《荆棘鸟》中描绘的那段爱恋。李在17岁那年,深潭旁边,第一次见到了伊丽莎白。之后数年,也只有数面之缘,直到那个雨夜,李骑着马儿,在深潭边上找到了伊丽莎白。两人的感情迸发了出来,也终于知道了彼此的心意。
    可是在我看来,这种一见钟情式的恋爱故事未免有些虚情假意。两个人并没有怎么深入地攀谈过,他们之间能产生深厚的感情么?这样的联系算是心灵相惜,还是肉体上的吸引呢?抑或是某种神秘感在作怪?
2 有用
1 没用
呼唤 呼唤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呼唤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