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情无色

于是
2006-08-12 看过


        这个故事有点尴尬,因为作者虽是华裔混血,但早已是个正宗的美国人,她的这部小说采用了人类学家搜集资料的方式,故而将节气、风俗、民间传歌都记录得一丝不苟。可文本却是用英文写的,译成中文。这曲折的过程里便多少涤掉了风韵。比如说,那些可悲可泣的民歌如果是用乡土气十足的原文,那就更完满了。我先抛出“缺点”大致是为了烘托此书的得来不易。
        为什么说其得来不易呢?首先,同类题材大致可以说:无。全世界都无。这便是此书、此作者的英明得意之所在。作为一个21世纪的读者,对这样的题材是无法抗拒的。因为它说的是:女书,和,女情。

女书,几乎已经绝灭。相传在湖南瑶族境内,女子因无法和男子一样受到平等教育而不识字,因而创生出独在女子间流传的文字。所谓无才便是德,但女人的心事那么繁、那么细,为了让女子之间、娘家之间能畅通地抒情(尤其是:抱怨),这种女书便绵延流传下来。这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女性文字已经成了世界文化遗产,只有大约500-600字的词汇量,但可以根据语境不同引发出各种意义来。如今,这种写来如鸟爪的倾斜文字像是古董一样,有人研究,却真的很少有人在用。

        不难想像,用“女书”来沟通的情谊也自有其独特之处。故事说的是两个女子长达一生的爱和悔。百合,原本家境贫寒,雪花,出身昔日的书香富庶人家。在晚清时代,女人要裹小脚、要三从四德、要早早化身为一符八字被媒婆揣在兜里推销出去。但似乎,正因为男女情爱要从洞房夜之后才可能发展,女人得当上“儿子的母亲”才行,因为那才是一辈子的职位所在,所以,乡间还有一番更地道(毋宁说更人性)的规矩:年轻女孩可以缔结义姐妹,再高级一点,就可以结盟为“老同”——这是高于夫妻关系的合约,且注重一对一的永恒不变。甚至在“老同”造访时,可以同床睡,让丈夫去别处。有“老同”的女孩是高人一等的,是有依靠的,甚至,她们的八字也得相合。

        历来,女人总是有这样的抱怨:男人不懂自己。而培育女人间的友情似乎不该是人生的重点项目。但这本书展示的是女人间互相扶持一生的美好,正如同婚约誓言所说,不管你病了还是贫了,总之,是不能分离的,你们就应该荣辱与共,休戚相关。听来,简直是让人无端羡慕的关系——人际关系。

        这两个女孩一起长大,彼此取长补短地研习未来所需的品德和手艺,她们平素只靠女书往来,书写“情书”的方式也很浪漫——独有一把扇子,今日写上一句诗,明日画上一朵花,就这样隐秘而直接地传达着彼此间的“姐妹情”,事实上,这岂止是姐妹啊,是比夫妻更相知、比家人更长久的亲密爱人。直到两人双双出嫁时,才真相大白(为了保护您阅读的快感,在下就知而不言罢)……

没有什么比老同的爱和忠诚更能支撑她们走完辛酸一生,经历天灾人祸战乱纷争,经历了两个朝代和一次造反,她们相守在附近的村落里,一辈子都记着曾经写在对方赤裸身体、以及保存一辈子的折扇上的心声——隐秘的女书。

        写信之人怀抱着更远的期待,在信笺之外用身体、用吻、用各种各样只有对方才懂的抚慰补充着文字所不能及的激情。或是孤独。但偏偏,这样的人却会因为文笔上的误解、情绪上的滑坡,撕纸剖心,发誓不相往来。让人叹的是,信这种东西,有爱时重如山,无爱时又可眨眼成灰烬。而深爱的人,也许能经受善意的欺骗的考验,却逃不过无端嫉恨那人类的痼疾。情感的痼疾。

        所以,你多少会怀疑、深深怀疑——这种超越亲情、乃至性爱的女人间的“老同关系”,真的存在吗?真的像女书本身那样是切实存在过的吗?回到刚才我所说的“得来不易”吧,在下认为:故事大抵是作者根据资料所升华出来的纯情挚意,固然是有真实事件(或风俗)为基点的,但写成这样一本小说就足以让现代男女为之唏嘘了。我们不妨去想:作者花费了多少精力,才能写出如此细致、如此逼真的“三寸金莲制作过程”?由此便会多少对作者生出几分敬意来——至少,这样的事情没有在国内被率先完成,而是被她这个隔代混血美女抢去了。还抢得有模有样。
56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雪花和秘密的扇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雪花和秘密的扇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