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笔记》想要通过夜神月说些什么?

淡淡245
2006-08-08 看过
今天凌晨看完《死亡笔记》之后,先跑去豆瓣网上看别人“动漫专业爱好者”的评论,结果哑然失笑。许多朋友因为是追着连载看,而连载在第一部和第二部之间相隔的时间甚远,于是抱有很大希望的他们看到第二部的情节不免失望之极,很多人甚至因此熄灭了自己追连载的热情。他们在心中升起一种第一部情结,一种L情结,一种两人对决的情结。我作为一个能够在一个月内就看完已经连载完毕的《死亡笔记》的读者,自然不会留恋于,或者耿耿于怀于某一情节,因为对我而言,一、二两部之间没有空隙,没有让我能够想像L死亡之后情景的空隙。尽管如此,我也承认,第二部在讲故事的套路上起了很大的变化。为了实现最后月死亡的结局,作者开始强行将读者塞到他那个推理框架之中——如果说第一部时读者是自愿进入作者的圈套的话。

但我想重点讨论的并不是推理小说或漫画的编剧技巧问题。实际上,网络评论对作者的写作目的的探索是不多见的。如果《笔记》只剩下设置悬念、解开悬念的推理线索,那么它和其他推理小说是没有什么区别的。《笔记》之所以在开始的时候能够吸引一大批粉丝去追随,那是因为“死亡笔记”这个道具本身。作者恐怕某些读者不能领会他的写作目的,就在最后两三话中很直白地通过人物的对话来揭露——但这个写作策略有点失败了,因为作者在第二部中的表现并不能让读者满意,以致并不是所有从第一部开始追看的读者能够坚持看到最后几话,那么,部分读者的思考会停留在月和L的对决上,是情有可原的。

关键问题是,为什么作者要让月狼狈不堪地死去?为什么作者要让尼亚的计划成功?为什么在第二部中,月的阴暗的表情在作者的笔下出现了无数次?比较来看,第一部中的月更为正面,而第二部中的月更为负面,但是没有绝对的正面或负面;而总体趋势时,月在100多话的连载中逐渐走向被孤立——实际上,当他设计杀死日本的FBI探员时就已经注定被孤立,特别是前FBI女探员南空直美的死(很多读者一开始还希望她不死,或者留下线索)让读者对月的形象大打折扣。不用第二部对月的阴暗的刻意表现,第一部已经使得L的粉丝远远多于月的粉丝了(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对第二部中月篡夺L的名号感到咬牙切齿)。我也不知道最开始的读者们是否会知道最后月残忍杀死高田清美的情节,恰恰就是这个环节上的岔子才使得月的计划最终失败。与其说是魅上照的“忠诚”导致月的死亡,还不如说是月为了实现目的不择手段而自食其果。在梅罗劫持高田清美时,作者特意没有将梅罗画成过去的阴险状,而月在这一事件中则做出了超越他以往行事原则的举动,即在没有特别的必要的情形下杀死身边的“助手”。如果说那时候月和尼亚都专注于各自的计划,那么,尼亚所胜的一筹恰恰在于他没有完全专注于计划。

正如一位朋友所说,《笔记》中的爱情没有温馨,只有恐怖。我则要补充,故事所表现的民众对KIRA的支持与欢呼,没有热情,也只有恐怖。你不会因为表现得支持KIRA而不被杀害。如果读者能看到这一点,那作者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作者的高超的叙事技巧在于,他既给你看犯罪率不断减少的大快人心的、完美的世界,又给你看为了实现这样的“完美”世界而需要采取的手段。《笔记》确实有精英主义,而且《笔记》所塑造的精英大部分是也是完美的,读者不能不承认夜神月的优秀,在无法完全认同他的做法的同时却又对他的优秀报以同情。作者揭开了这种精英独裁政治的真面目,故事完结之时将其丑陋的形象赤裸裸地展示出来,同时指出,不要指望精英自己能够反省,不要指望精英有能力改变自身缺点,这种从来不存在的十全十美的人物,做了邪恶的事,在最后仍然还坚持认为自己的正义。正义的相对性容易理解,但如何将“正义”涵义的内在矛盾画在纸上,则并不容易。

那么,追杀KIRA的日本“搜查本部”、美国的SPK以及L,就真的如他们自己所说的是正义的吗?作者没有明说,或者说,稍显隐晦地在《笔记》中给出了暗示。作者在表现警方调查方式的不人道上并没有吝惜笔墨,尤其在限制人身自由和侵犯个人隐私上,警方亦是不择手段的。作者也没有忘了绘出没有KIRA的世界中犯罪的可耻性。于是,作者又一个多次强调的中心思想就凸显出来:KIRA是邪恶的,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那位KIRA。上升一个高度,即是说,精英论和独裁政治是罪恶的,但我们何尝不希望有一位“好的”“正义的”独裁者来实现完美世界呢?我们何尝不希望自己就是这个完美世界中的精英呢?作者没有解答这个疑问,但他把这个问题摊牌的勇气是可嘉的。

《笔记》完结篇的最后一幅画面,是黑色背景下的蜡烛。蜡烛是光明,也就是希望和理想,人类永远抱有更美好的理想,但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的蜡烛能燃烧得最久、最亮。
4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デスノート 5的更多书评

推荐デスノート 5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