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访谈:教育不是狭义的职业培训,而在于自我创造

新经典
2019-11-08 看过

塔拉•韦斯特弗 Tara Westover

「美国历史学家、作家。1986年生于爱达荷州的山区。十七岁前从未上过学,通过自学考取杨百翰大学,2008年获文学学士学位。随后获得盖茨剑桥奖学金,2009年获剑桥大学哲学硕士学位。2010年获得奖学金赴哈佛大学访学。2014年获剑桥大学历史学博士学位。2018年出版处女作《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2019年因此书被《时代周刊》评为“年度影响力人物”。」


有一种信仰深深地根植在我们的文化之中,那就是:家庭就是一切,自始至终,家庭都是人类的开始和最后的归宿。但塔拉·韦斯特弗的“教育”让她和家人之间产生了观念的差异,写下《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的时候,她已经多年没见过父母了。

以下内容整理自比尔·盖茨、奥普拉脱口秀以及《福布斯杂志》对作者塔拉·韦斯特弗的访谈。

比尔·盖茨与塔拉•韦斯特弗对谈

Q 你怎么看待原生家庭?

你可以爱一个人,但仍然选择和他说再见;你可以每天都想念一个人,但仍然庆幸他已不在你的生命中。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想,正因为我爱我的家人,所以我是不是做了错误的决定?还有,因为我对家人深深的思念,让我多次陷入自我怀疑,心里有个声音不断重复:“因为我想他们了,所以我一定是做错了。”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醒悟过来,没错,爱很简单。最后一次见到爸爸时,他给了我一个僵硬的拥抱,然后对我说:“你知道吗,我很爱你。”我回答说:“我当然知道,这从来不是问题的所在。”我一直都知道爸爸很爱我,毋庸置疑,我并不觉得爸爸那么做是因为他不爱我。

当我们试图以爱的名义控制和改变他人,这种爱就变味了。这并非爱的真谛,你爱别人,就无条件地爱,交还给你所爱的人自我选择的权利。如果你说,我一定要改变我爱的人,这样我就能永远占有他们了,那这根本就不是爱,也不是爱的价值和力量。所以我想对我的家人说,我现在仍然很爱他们。尽管一半家人已和我断绝往来,虽然我必须接受现实——他们必须改变才能重新回到我的生命中。至于他们是否会改变,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Q 你如何决定不再遵从爸爸为你设定的框架而活,去寻找真正的自我?

我换了一个视角去看待这一切,而不是拘泥于眼下发生的事。对我来说,如果我的未来注定没有家人的参与和支持,我宁愿选择先主动离开。

我觉得人人都是这样。我们成长在各自的家庭,被塑造成既定的模样,我们总以为能够摆脱束缚,重新塑造自己。可一旦我们回到旧的环境,又会回到死循环。或者更糟,在不健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会在外面的世界中寻找那些能与我们一起重复死循环的人,很多人一辈子无法挣脱。

我很喜欢来自《圣经》的一句话:“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信仰的可贵之处正在于,它让人们相信存在更好的世界,不同的世界,相信我们可以过上与以往不同的另一种生活,体会你从未体会过的爱。但要舍弃过往,想象未来,则需要信仰和教育相结合。只有二者相辅相成,才能遇见未知的人生,期待不一样的改变。

奥普拉与塔拉•韦斯特弗对谈

Q为什么将书命名为Educated?

我的故事想要提及的教育不是狭义上的职业培训,而是广义上的自我创造我担心,我们对教育的观念已经变得狭隘,过于注重工作技能。我的教育改变了我。最终,它给了我全新的视角和自信心,让我能够以自己从未有过的方式站起来捍卫自己。如果你教我Excel或如何编程,我想它不会达到那样的效果。

随着自动化和全球化的发展,就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就业危机是我们必须认真对待的事情,但教育是另一回事。理想情况下,你的教育确实为你找工作和获得成功做准备。但是教育并不能解决这些全球化或自动化的大问题。它不会解决我们的不平等危机。当你给教育施加压力,来解决教育无法真正解决的巨大的经济和历史问题时,那些本应帮助个人过上更充实的生活的东西被夺走了,只剩下让他们成为好员工、让雇主受益的东西。

Q你觉得教师的角色是什么?你是如何做到完全自学的?

理想的情况是,你真的很想学习,而且你有机会接触到一位诺贝尔奖得主,让他告诉你如何学习。但如果你是一个不想学习的孩子,比起那些真的想学东西的孩子,让一位诺贝尔奖得主来教你,你也一无所获。你不能强迫人们思考,也不能强制他们学习。我喜欢把老师视为顾问,作为一种资源。教育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一种训练,也不是我每天不经思考就要做的事。我的教育完全在我自己的掌控之中。如果我来设计教育系统,我想吸引最好的老师,我会对他们充满信心。我想至少给孩子们一种可以自主掌控生活的信念,让他们觉得他们学到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是他们自己的责任和决定。

Q你的家人中没受过高等教育的还保持着原有的价值观,而你和两个哥哥都选择离家去上大学,并取得了非常好的成就。你认为这种两极分化是个问题吗?

我的确认为这种分化是一个问题,那就是社会断层线随着教育水平的分化而日益明显。所以,受过教育的人们这样想,没受过教育的人们那样想,然后这两个团体之间就产生了相当大的敌意。人们原本只是在事情上意见不一致,现在突然转变,认为对方居心叵测,他们甚至不把另一边的人当人看。

我觉得这真的很让人不安,因为教育已成为造成这种现象的部分原因。我们说,教育是一项普遍的权利,每个人都应该享有,但实际上并不是。有些人能接触到很多,而其他人却接触不到多少。

我认为教育其实只是一个自我发现、培养自我意识和想法的过程。但我们越是和同类人扎堆,让学校成为人们同质化的反映,那么我想学校就会变成人群分化的工具。我认为教育是一种连接和平衡资源的伟大机制,当它成为分化的工具时,后果可能会有点可怕。

塔拉•韦斯特弗谈教育

Q你所受的教育使你走上了一条改变世界观的道路,你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吗?

我认为,任何一个拥有多种不同视角的人都不太可能拥有一模一样的世界观。不管你是在非常保守还是非常自由的环境中长大的,这都是事实。我认为教育意味着获得不同的视角,理解不同的人、经历和历史。如果所有这些都不能改变你的想法,那么问题可能出在你自己身上。

Q教育该如何帮助人们更深入地倾听彼此?

我想对人们说:接受教育,但不要让你的教育僵化成傲慢。教育应该是你思想的拓展,同理心的深化,视野的开阔。它不应该使你的偏见变得更顽固。如果人们受过教育,他们应该变得不那么确定,而不是更确定。他们应该多听,少说。他们应该对差异满怀激情,热爱那些不同于他们的想法。

96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3条

查看更多回应(33)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的更多书评

推荐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