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捷:读《读经示要》

【读品】
2006-08-07 看过
曾经向几个朋友讨教如何理解熊十力,一个个都摇头不答。除了听到一些熊氏后人的轶事外,似乎没什么人愿意多谈熊十力。熊十力恐怕也不是人人都能读的吧。我有他的《新唯识论》,试着读过多次,都扔下了。我不懂他的唯识论,也没有他那团炽烈的生命原力,只觉得神气充沛,杀佛灭祖,让人望而生畏,不敢亲近。亦曾买来张庆熊老师对比胡塞尔与熊十力的大作,觉得两者仍然疏离,第三部分会通中西的努力实在单薄,贴不到一起。倒是一次心血来潮借来宜黄大师欧阳竟无的《孔学杂著》,顿时觉得春风拂面,生了亲近的心。打通释儒两道,宜黄大师的工作更让人内心踏实。

后来读了《十力语要》,全是通信,一片真忱让人感动。固然处处骂人,但这是真性情。外人觉得他骂人,学生还觉得纯是“向上一机”呢;偶尔买到他晚年的《存斋随笔》,却又觉得一派狂言,六经注我,忍无可忍。放在那个背景,推究先生的年岁,他的病痛,他的寂寞,代表他“宇宙论”的晚年思想让人同情,但终有那么一点“可爱而不可信”吧。

数年前湖北的郭齐勇教授曾牵头搞过《熊十力全集》,善莫大焉,但市场上不常见。这次人大出版社又重版他壮年时的几册代表作,送我一本《读经示要》,不能装着不读了。以前在民国丛书里就见过这本,似乎和钱基博还有师伏先生的书并在一册里。前前后后还有范文澜、周予同甚至刘申叔的书。可一方面我读经学服膺章门学问,另一方面这本《读经示要》字小难辨,于是就搁下了。今日才知道,此书当日在北碚印刷,用的是川中土纸,故而面目模糊不清,让人可发一叹。

我同时找出马一浮的《复性书院讲录》对照着读,感慨颇多,一个稳重,一个急切,一个超然,一个激烈。熊十力的性子是最躁的,《读经示要》不分什么体系,就是三讲。第一讲“经为常道不可不读”,第二讲“读经应取之态度”,第三讲“略说六经大义”,不比《新论》,没什么复杂之体系。而且第三讲“略说六经大义”也完全不同于章氏在国学讲习班上的那种严密、周全的讲法。熊只讲《周易》,兼及一些《春秋》(当然是公羊学),他以为这是大义所在,其他支离细节就完全不在心上了。

夫常道者,包天地,通古今,无时而不然也。无地而可易也。以其恒常,不可变改,故曰常道。故而我素来不喜欢研究熊十力从柏格森谈起。到了后一辈的新儒家,如牟、徐等,西学渐长,国学渐消,两者互补之势愈强,融通之势愈弱,体用不二的格局不复存在。而阅读熊十力,却非死死地抓住体用不二这句话不可。

中庸曰,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故而熊十力不从文字堆里讨学问,而反求自身。诚心正意,格物致知。所谓群经之言治,一曰仁以为体,二曰格物为用,三曰诚恕均平为经,四曰随时更化为权,五曰利用厚生、本之正德,六曰道政齐刑、归于礼让,七曰始乎以人治人,八曰极于万物各得其所,九曰终之以群龙无首,识此九者,可以读经矣。熊师一气写来,我们一气读来,酣畅淋漓,多有启发。

但既然个人感悟,就多有分歧。牟宗三即曾以此书为难恩师,两人对读经的态度较为一致,可是何谓格物,如何个格法,显然大相径庭。想想熊十力出入于三教之间,中央固然是大圣先师,左手里却是个王阳明,右手里是王船山,援佛入儒却纯以儒学为基础,杂乱混沌无第二人可比,而神气充足自成一格亦无第二人可比。

读罢《读经示要》,除了胸中那团真火以外,竟也留不下什么。我不能就熊十力的学问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想来这也就是“道不远人”的道理了。有人说熊子真就是一个真字,此言不虚。隔着他人的文字读熊十力,哪里能悟出这个真。于是就此搁笔吧。文•梁捷@【读品】
熊十力著:《读经示要》,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5月,32.8元。
熊十力著:《新唯识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5月,22.8元。
马一浮著:《复性书院讲录》,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年10月,25.8元。
17 有用
4 没用
读经示要 读经示要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读经示要的更多书评

推荐读经示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