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本武藏的剑与禅

周重林
2006-08-07 看过
如果古龙活着,这段文字应该由他来。他是第一个接受宫本武藏思想的人。
如果亦舒愿意,她也可以写一段,吉川英治影响了古龙,但亦舒却是受古龙的影响。
可能吗?
我写下这段,大约是为了那120元的书价,也为了兰兰的推荐。
这本书的许多精华思想,已经被古龙移植在《浣花洗剑录》里面。从枝条看对方的武功高低和所使用武器。所谓一花一草皆是禅,这本《宫本武藏》的副标题就是《剑与禅》,《浣花洗剑录》里小公主以插花而及剑道,《宫本武藏》则从陶瓷的纹理中看到了刀锋,道理是一样的。也正是《宫本武藏》,令我重新审视古龙小说的演化。也许是,古龙是在遇到吉川英治之后,才找到了创作的新方向。
吉川英治的宫本武藏,在于求剑道的过程。《浣花洗剑录》后,古龙放弃那些漫长领悟过程,只录用了他最出彩的部分,高手对决,一招便分胜负。在吉川英治漫长的叙事里,剑道是与高手的不断交锋中自己体会、悟出来的。但是古龙的人物,基本上是一出场就是身怀绝技,而且家世非常隐晦。
吉川英治对古龙的影响还在于,主人公的成长都是由另一个人(有时间是几个人)来烘托。一向擅长兴的古龙,在这方面玩的更出彩。宫本武藏、又八、佐佐木小次郎,就像沈浪,王怜花、熊猫儿——在古龙中后期的小说里,这类主角从不缺席。所谓鱼吃虾,然也;鱼吃鱼,奇也。我以前用拉康的镜像原理来分析过,我一直以为,这些人其实都是一个的重叠。小说是一种可能性,一个人可以选择另一种生活,从而变成另一个人。那些没法选择,天赋又不高的人,就成了龙套。
吉川英治开创了一种励志式的小说格局,一个小混混与可以成为大师。其实看下来,抛开那些禅不禅的术语,跟《大长今》没有太大的区别。
日本文化有一种极端的倾向,貌似“剑与禅”这样的字眼很多,本国人是这样看,外国人也是,比如过那本《菊与刀》。在两极中寻找平衡,大约是大和民族最根本的特征。
历史上的宫本武藏是个传奇人物,留有许多传说和史料。要是吉川英治可以像标题那样把小说的语言弄得更简洁一些,我想还会有许多读者喜欢。
宫本武藏与佐佐木小次郎一战,真是风云惨淡。宝儿与白衣人,西门吹雪与白云城主……甚至到了黄易笔下浪翻云与庞斑。他们要比,是因为太求胜,还是因为太寂寞?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以武入道,是庄子的传统,庖丁解牛是为大道。
只是我等孱弱之人,落笔之下,全是意淫了。

连续失眠的第四个夜晚。锥子书与昆明东庄
(《宫本武藏》,吉川英治,重庆出版社2006年6月,定价120元)
25 有用
1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宫本武藏·剑与禅(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宫本武藏·剑与禅(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