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与绘本的相遇— 舞翩翩和小不点:幸福诗

范童心
2019-11-06 看过

这其实是两首诗,从头读的舞翩翩,从尾读的小不点,在全书的正中相逢,画面中心偌大一个黑胶唱片,可谓全书的支点。

除形式上的别出心裁外,诗人与画家都特别善于使用通感来传递情绪。图画方面,舞翩翩坐在水面时,水波以她为中心扩散,鸟所站立的月牙、女孩子的上衣和裤裙、头发,都带着曲线或直线,造成了水波、声波的呼应,由此形成视觉到听觉的映射(开篇第一个场景);小不点走上大街,路灯、房屋等都随着萨克斯管的乐声歪斜扭曲(“不过一天夜里”页)。诗句中,“声音也变成了灰色”“把旋律熨得平淡无趣”等等俯拾即是,并作为故事情节的基础设定而存在。

有些机巧不易察觉,默默营造着故事的氛围。“手忙脚乱的一天”页,舞翩翩在圆泡泡里,水面露出尖锐的铅笔头,音画对立的紧张关系就这样不言而喻。红色的小鸟不时出现在画面不经意的角落,暗示主人公的心态和境遇。为了体现小不点原本的乏味、木然,借助齿轮、管道等金属感、机械感的元素描摹景象。而“橡皮鱼来了”页,鱼嘴的开合角度与海浪一致,“她身影妙曼”页,三只大鸟杵着长短不一、形状各异的鸟喙,打扮得西装革履,则有些戏谑的意味。

精灵一样的舞翩翩,冷峻的小不点,在机缘的催化下,找到彼此,也毋宁说是找到了另一个自己。它就是一个故事,简单,纯净。也许其中包含着一些道理,也许——享受这个故事就够了。

* * * * *

诗歌,人类最古老的表达形式。孩童的阅读往往自诗歌而始,朗朗上口,易于记诵。

绘本,以图画核心来叙事的一种形式,既能促进语言能力的发展,又能放飞孩子的想象力。

如果将绘本作为诗歌载体,将诗歌以孩童最爱的绘本形式呈现,既能吸引孩童的注意力,又能收到诗歌开蒙的效果。

系列绘本中的三部作品,便向我们显现了诗歌绘本的三种可能。

这三部美丽的诗作,经由译者范童心的魔术棒,从西班牙语变成了星星般闪烁、丝缎般轻柔的中文。在我们的童书界,这样的事情是不多的。

让诗歌在我们心中、在我们的孩童心中,重现它应有的光华,为我们打开一扇明灿的诗意之窗,看到万物生长的世界。

— 资深绘本推广人 南曦

1 有用
0 没用
舞翩翩和小不点 舞翩翩和小不点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舞翩翩和小不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