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书城》

微木
2006-08-03 看过
《书城》总喜欢玩失踪,这是件悲哀的事。去年年底十二月刊上,吴士余先生又跟大家告了回别,已不像再上一次朱朱写的那么伤感,但很坚决。果然,今年六月份复刊的时候吴士余的名字已经不见了,很多老名字都不见了,多了很多新的。

六月、七月,我已经认真看了两期新《书城》,每每看着看着就容易想起老《书城》来。我真是不喜欢现在《书城》的样子,原来人们批评老《书城》过于小资,但原来的《书城》好歹很有思想,很有见地,有的文章甚至很尖锐,但新《书城》却更多的沉浸在旧人旧事、怀想钩沉之中,更多的仅仅关注“书与人”,完全淡化了老《书城》中对当下的思考。感觉新《书城》更像《万象》,但《万象》我看的不多,也不能过多说什么,但一本杂志太像另一本已经很成熟的杂志,总不是什么好事。

七月的《书城》已经比六月的活泼了一些,也在“书间道”一栏更加贴近时下——但这种贴近仅限于对于热点出版物与文化界成果的关注,而不是思想——在别的栏目里也没有涉及,我不满足。比如,老《书城》在社会上讨论大学与教育制度的时候,它会选发一些张鸣关于私塾、李零陈平原等人关于大学的文章,还有其他一系列关于社会制度、经济与政治的讨论,不但好读,而且于我有关,真正让我觉得天下兴亡,我这个匹夫也有责;但新《书城》太多时候在让我听它讲那过去的事情,其中涉及的很多人——恕我寡闻——我都没听说过,这个怀念父亲,那个怀念老师……诚然,这些人值得被您怀念,也都是各领域的学者,但假如只沉湎于过去,说实话,这些人于我何干?

老《书城》真正无愧于它的口号,让人认识“思想的美”;但新《书城》给我的感觉就是“坐拥书城”而已。

我不想像朱朱在那次告别的时刻写下的那些伤感的文字那样:只能“找出以前的每一期《书城》,细细的翻读。”尤其在《书城》复刊后更不愿这样,这似乎更加伤感。

过去有些朋友们问我为什么每期《书城》都要买、都要看,我开玩笑似的说:只有看《书城》的时候我还觉得我能深刻一点。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对《书城》有感情。

在可以预见的一个时期内,我还会看《书城》。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书城2006年6月号的更多书评

推荐书城2006年6月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