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与刀

[已注销]
2006-07-28 看过
 “钗燕笼云睡起时,隔帘折得杏花枝。青春半面妆如画,细雨三更花又飞。轻爱别,旧相知,断肠青塚几斜晖。断红一任风吹起,结习空时不点衣。”

这是宋代词人吴文英的《鹧鸪天》,整首词用笔凄艳,绮丽可人。但是,如果告诉你词所咏的对象其实是“半面女髑髅”的话,你会不会从背后升起一股凉气?

横沟正史的小说正是这样一种咏“半面女髑髅”的艳词。侦探小说所有的因素:杀人、被杀、智力的游戏,关于爱情复仇正义等诸多主题的诠释,在他笔下全成了一面风月宝鉴:正面,一个肌肤似雪明眸如醉的少女轻敛绡衣,微探纤手拈花而嗅;背面,一个狞笑的骷髅慢慢在云雾中清晰起来——那是鬼啊!

横沟的侦探小说中当然不可能出现真正的鬼怪,超自然现象的出现绝对是侦探小说的大忌。但是,横沟却费尽心机为我们营造出了一种满溢“鬼”气的恐怖氛围。这种鬼气洋溢了横沟小说的每一个角落,无处不在无路可逃。

不过,横沟正史毕竟是侦探小说家而不是灵怪小说家,所以,当笼罩在天谴之地上方的迷雾散去时,我们就可以发现,活动在这里的没有一个是真正的鬼魂。横沟在这里表现出了一种类于佛家所谓“魔由心生,孽由自作”的观点,无人不是魔,有情皆是孽,而魔鬼也不过是被自身罪孽之心烧得疯狂的人。恶念一生,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也会变成魔鬼。

应该说,横沟作为日本变格派小说的大师,他的风格是纯粹日本式的。日本传统的文化内涵在他笔下被展现得淋漓尽致,有时我突然想到,日本的推理小说如此发达,是不是跟日本人那种“菊花与刀”的文化背景相关呢?众所周知,日本的民族文化是以“菊花”与“刀”作为象征的,菊花的阴柔、清雅、唯美与刀的阳刚、暴力、嗜血构成日本人性格的两极,而这两极又恰好和谐地统一在横沟正史笔下的杀人血案中,每一个凶案似乎都成了一番行为艺术的表演,阴柔与阳刚,清雅与暴力,唯美与嗜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交织成一团。杀戮变成了一种阴风透骨的美,犹如艳妆的女鬼在深夜的大地上游荡。这也就是横沟的小说长盛不衰的真正秘密。
10 有用
5 没用
狱门岛 狱门岛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狱门岛的更多书评

推荐狱门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