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高潮艺术

王小能
2006-07-26 看过
标题可能有点惊竦和莫名,但是我确实是从这个角度来想的。

大概是两年前,从一个朋友那里知道了这本小说。不过可惜一直没有引进译文版,我也没这个强大的实力去老实阅读原版小说。直到05年,随手买了一本。

虽然前半本几乎都在罗嗦地讲一些貌似无关的话、尽管我是个没有耐心的人,可我还是飞快地看完了。没有找到人和我评论它,我就放着。有时借出去,像地主在放债。最近遇到点挫折,破罐破摔买了季风里最后一本书,打算送给一个很喜欢的人,临送走前自己忍不住又坐下来看了两眼。

我觉得这是一本非常伤心的书。《当哈里遇到莎莉》里,梅格瑞安有段经典的假装高潮戏,然后让隔壁桌一个老太非常羡慕,想要也来一份那种会让她嗯啊呻吟的生菜色拉,可想而知结果必然是失望。如果要说,PI的故事就挺典型的是一个伤心到绝望的高潮艺术,而所有人都不会希望照样来一份。

由于我们有很多途径来晓得文章的玄妙,由于我们也已经看过了类似的书太多太多,谜底揭晓后的那些冲击在这本书上显得小了一点——至少没有文案里说的那么大,让这个故事略微有点苍白,当然这不是读者的错。作者自己也没有想到。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用力太过度地揣测了作者的意思(如同我们在高中课本中过度阐释鲁迅先生一样),我很善意地揣测着杨马特尔的内心——他想表达的东西其实在故事的前半段已经说尽了,但是为了钞票的关系,为了销量的关系,为了让他表达的东西能更受人欢迎传播得更广些,他写了后半段的故事。

我是不是太天真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故事有个温暖的收梢,但是他总的来说绝望得无可奈何。就好象企业战士们固定会有年假或聚餐,是为了让冷冰冰的职业生涯看起来温暖一些——但那根本没用。给火鸡插三两根羽毛,它就能变成孔雀吗?不,反而会让人觉得更恶心。你为什么不说出真相呢?为什么要粉饰它呢?我们都喜欢看到的是哪一个故事?对,没人喜欢看疮疤。

PI把真相和虚幻发挥到了一个顶点,他把一个末日变成一个狂欢,把平庸甚至是残酷的高潮呻吟成一段艺术。他假装那些残酷的事情从未发生,这就使得生活看起来更加残酷:当母亲的血在他脸上洒过,没有鞭子可以比这个抽得更痛。看到这里,我心惊。难道无论对自己和对社会都必须保持一体两面吗?难道我们都必须在惨痛的生活经验中保持幻想吗,让人生看起来没那么空虚,这样子真教人痛苦。

罗嗦了一堆,自己的阅读经验而已,也许它无法被分享,因为我无法说出最真实的阅读真相。
10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更多书评

推荐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