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贵族是时间给正在老去的心一个华丽丽的借口。

环玥
2006-07-24 看过
  是03年在香港机场第一次见到康永,他穿灰色的西装褛配搭灯芯绒的裤子,戴一顶棒球帽。从台北到达香港的班机人潮都退了,他才出来,我那时候根本不知道《康熙来了》是什么,所以请同去的司机举一个接人纸牌,特别傻地在出口处等,心不在焉的翻看刚买的《Milk》。赵敏姐姐说我一看到他就会认出他来。他背着灰色的登山包,一脸疲倦的出来,我认出他来,那种书卷气很久都没有闻到过。他长得并不帅,但是很有味道,他比我矮,可是第一眼我就怕他。那是没知识的我对学者的一种敬畏。
   从香港到深圳的车上,我找话题和他说话,很泛泛的称赞,他听出来我没看过他的节目,用银幕上被大家习惯的暗含嘲讽的文雅附和我的辛苦,我知道他前晚一夜没睡,在中天的录影棚里做节目。
   他不动声色地显示了他的力量,在坐着中天电视副台长的陈浩、商业周刊主笔、经济日报总编的饭桌上,他不说话就是焦点,大家都希望得到他的肯定,我开始崇拜这个男人。得到机会旁听他和赵敏、陈浩得彻夜长谈。
   作为一个浅薄无知的人我很快显现了所谓年少得志的轻狂,于是更加轻易地毁了本可以保有的老师,临别时他送我从台湾背来的书《LA流浪记》、《那些男孩教我的事》,他慎重写上我的名字,祝福我可以好像他那样忠于自己。我记得他转身的样子,我们再见,互通了两次email,然后失去联系。
   我清楚地知道了蔡康永的一切,作为一个距离久远的读者,并不喜欢他在节目里的样子,但《康熙来了》里面对上流美的无奈眼神,我很熟悉。
   这本书是他写给他最爱的女生的孩子,我记得他说小S,是一种惊奇的发现口吻:她从来不做准备,她懒,巴不得不要上节目。
他把他的生活写出来,片断字句给孩子看,给我们看,如果你知道他可以勾画他的悲观,如果不熟悉他,可以看看贵族的痕迹,那些老上海的坚持,他自己没说过白先勇,我只记得那一夜,他为了不让自己睡着,在地毯上倒立,孩子气的笑,眼神却让我第一次知道苍老的含义。
86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2条

查看全部22条回复·打开App

有一天啊,寶寶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一天啊,寶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