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紅」後●跳筆黃碧雲

小約
2006-07-22 看过
■文/小約

「桃花紅」後,黃碧雲開到荼蘼,那種花事,沈默、暗啞、微小。佛遊拘留國,婆羅門有七女,第一女字羞耽,第二女字須耽摩,第三女字比丘尼,第四女字比丘羅輜,第五女字沙門尼,第六女字沙門密,第七女字僧大薩耽,皆金銀白珠瓔珞,隨時被服。舊時光景泯滅,「桃花紅」後,周秋梨死,足下七「軟囡」,逐季委骨,墮泥犁中。

嘗以一語,一辭彙,點穴按門,黃碧雲是策蘭的詩“佈滿骨灰甕的風景”,亦可以講“黑色的牛奶我們傍晚喝它。”佩索阿說,聰明人把他的生活變的單調,以便使最小的事故都富有偉大的意義。這裏的佩索阿依然不算徹底,「事故」至小來講到底有個緣起緣滅,而本沒有事的,平紙生活,黃碧雲還要做一出「竹取物語」,平白裏落紅雨。

「七種靜穆」後,只賣兩千本的黃碧雲暫別“荊扉深蔓草,土銼冷疏煙”,至少作門內人觀,是一道景觀。她自己也曾亮明瞭參與工程維建。她說二000年,因著作家夢,推銷小說,便立心不良做了讀書小劇場「媚行者」,這是開始。儘管她無保留的揭櫫道,金錢時間賠了一堆,甚至傷了他人情感,直言「虛假造作」。而二00四年,黃碧雲以有聲仿無聲,續推「沈默。暗啞。」公演。原因,她自己說的,「所有語言都在完成一種靜穆」,那麼只要她在說,黑暗裏說,我們都要堅信:等於沒說。這點我們得配合好她。不然,這場「幽靈盛宴」,會毀在一粒蟑屎。

還說「桃花紅」,之後,也就是走光了煙視媚行者之後,老了十二女子容顏之後,一個更缺更損的世界,一直沒完整起來過,這下要更破更潦倒,魚肉身心而倉皇難堪。整本「無愛紀」,談了幾生世的痛苦難纏的問題,撂倒了妄念從她這裏攫取一點孤立、憂憤、漠視、悖逆期望的獨身分子。接下去,更難碰,因為恐慌、出走、遊離,若還是往外衍展的“烈日之下無新事”,那否定自己算不算得,將自己啞掉要不要得,戕斷可能屬於自己的,以顯示尚有活氣可做些己事的,幾於「壞動作」的弗拉明戈舞步,血不血。「血卡門」根本上是送葬舞,數萬文字排好隊,遞扛一口棺木,寫著兩個字:「幻滅」,從頭洎尾,猶如極慢的死亡,溫柔進入。

「桃花紅」後,一春花事草草,或根本上「花事」二字就不對。一個更愛用冰涼夜色,藍涼月光的文字舞蹈生,好花好天是錯了。不僅是辰光走反,更要命的是,一個要從避難所走向光明地,而另一個從托斯卡尼豔陽下趨入星座黑暗面。

(2006/02/07)
39 有用
4 没用
無愛紀 無愛紀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無愛紀的更多书评

推荐無愛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