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诗无关

TachunTa
2019-10-23 看过

读完这本集子,更清楚自己为什么喜欢博老了,他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副本,时间与无限,和我脑中反复演绎的意向同音共律。这本集子中出现过的诸多意向,在他的其他著作里都有较长篇幅的衍生和创造:《关于宫殿的寓言》对应《镜子与面具》;《博尔赫斯和我》对应《另一个人》;《诗人》则有着《永生者》和《南方》的影子。 在博的世界里,翻译过的书是副本,镜子里的影像是副本,梦中的场景也是副本。最后他甚至提出疑问:这个世界及我们,是不是上帝创造的另一个更为精妙的宇宙的副本? 博笔下的无限是难以承受的,无论是获得永生的罗马执政官,无穷页码的沙之书还是能从中窥见无限的阿莱夫,都令人心生敬畏。这又引出一个问题:人真的能承受得了其所仰慕的无限与永恒吗?他一再强调他作为博尔赫斯已经活腻了,短暂的人生早已精彩过头,或许这与他的宇宙观有关。我猜在他看来,我们从来就处于无尽的时空之中且位于其正中央,蓝本与副本亦真假难辨,虚构与真实被遗忘抹平,而遗忘则是上帝赐予我们的唯一厚礼。 另外,此书后半本的诗歌部分不止是译得陈腔滥调。

1 有用
0 没用
诗人 诗人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诗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