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立与妥协

文若
2019-10-23 看过

高宗、武皇时代,唐廷对外政策已被迫转入战略收缩,玄宗在位国势虽炽,但对外战争确是败多胜少。玄宗重用边军,置所谓“天宝十节度”,东北有安禄山兼三镇,西北有哥舒翰兼两镇。安史之乱打破了朝廷的内部平衡与对外战略取得的优势,唐廷在战争中数次战略失误使战火长焚于河南,叛乱平定后,吐蕃攻入长安,异族之患已至腹心。河北的安禄山余部、河南因安史之乱成为战场而新设的军镇、长安以西及北的边军、江南财赋重地的方镇,这四部分被统称为“藩镇”,也是本书研究的课题。 中晚唐藩镇形成有历史原因,至于为何能与唐廷相互依存直至唐亡,究其原因是中央与地方之间达成妥协,互相维持而造成的,故所谓“夫弱唐者,诸侯也;唐既弱矣,而久不亡者,诸侯维之也。”(尹源语)东南的财力、西北的武力是中央政府的支柱,河南制约河北,河北获得自治地位后又为朝廷看守北疆。虽然中央的权威下坠,不可与高、玄时期相比,但就李唐王朝而言,天子依然是天下之主,最为骄横的河朔三镇也尊奉皇帝,他们以获得旌节为目的,无意推翻朝廷再建。唐帝国在安史之乱后经过代、德、宪三朝的不断尝试完成了秩序的重构。新秩序的平衡是脆弱的,作为平衡双方的朝廷与藩镇都受到受制于人的困扰,这使双方都无法再进一步,直到黄巢的到来。 中晚唐时期藩镇内部“下克上”之事频发,是故藩帅要维护地位首先要满足士兵的胃口。魏博有户七万,养兵七万,朝廷对待他们除了宪宗朝短暂收复由中央出钱外,其余百年都是藩镇自养。德宗、宪宗时期的战争,藩兵有守土的责任,所以能奋力厮杀,但是到了出兵于外,藩帅们就没有足够的金钱能驱使大军了,朝廷亦然。宪宗几次大仗几乎花光了曾祖与祖父好不容易省下来的积蓄,至后朝廷与藩镇都退一步,又各自饱受“家奴”们的威胁,小心翼翼以维持现状为上。 张国纲在本书中对于唐代藩镇的分析可谓祥备。除了政治之外,他对于制度着墨由多,唐廷在藩镇设有监军,藩镇在长安亦有“进奏院”作为与朝廷联系的纽带,藩镇幕府中辟任的文士可以接着去朝廷做官,朝廷也可以直接向藩镇派人任职。另外,张教授还指出河朔三镇虽然从不向朝廷上赋税,但在如皇帝生日的特殊时日,三镇依然以“进奉”为名向朝廷献上财物,给朝廷脸面。藩镇割据的中晚唐并不像大多数人以为的对立尖锐,朝廷与藩镇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本书课题大,篇幅却小,事虽繁而行文有重复,政治部分读的不过瘾,比较遗憾。

1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唐代藩镇研究的更多书评

推荐唐代藩镇研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