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是潜意识的真实

八哥
2006-07-19 看过
  《芒果街上的小屋》,近期在豆瓣网上备受追捧的一本小说.拿到手时已是一个月内第二次印刷的版本。倒不是为了追风,实在是禁不住陆谷孙先生的序和黄梅、沈胜衣、张悦然等我了解一二的学者或作家的书评。
  昨天从单位加班回家,静心凝神,开始翻开这本芒果色书皮的小说。没有失望,没有受到愚弄,确如前面几位先生所云,干净、简洁、诗性般、寓言般的文字,无意或有意中冒出的漂泊感,不断飘移的不安定的情绪,让人会不由自主地泛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淡淡的忧郁,这种感觉如同在这炎炎盛夏中大口地咀嚼苦瓜,虽然入口苦涩,但却是败热清火,更能感受到某种力量的支撑。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对文字的体验,不可名状,却有些揪心。
  作者是墨西哥移民的女儿,儿时也曾在类似芒果街的移民区内生活过。中文版书的扉页上有她这样的一段话:“我写的不单是美国的事情,也是你们的。我肯定,在中国,也有这样一条芒果街,陌生人去那里时,会感到一种恐外氛围。尤其,在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中,如此多的群体在相互交融:城市居民与乡村居民、中产者与贫民、男人与女人。我们每天都在跨越疆域,甚至不用离开自己的家就这样做了。”作者的主题,在这段话里说得再清楚不过了,在淡雅清新的语言背后,她借助小姑娘的表述所要关注的是移民、性别、贫富以及文化差异的深层次的问题。
  其实,我比较赞同陆谷孙老先生的感悟,即其作序的标题:回忆是实体的最高形式。这是作为读者的真实发现。而且我还想说,回忆达到了实体的最高形式就变成了有力量的。或许通过回忆,我们才能找回自己的身份,就象作者一样,从小接受美国教育,受政府资助上了大学,被推荐进了国际知名的爱荷华大学研究生写作班从而成为著名的“美国”诗人。滴水之恩必将涌泉相报,在外人看来,已成为美国人的作者理应如此,但为什么她仍然要通过一位小姑娘的表达来反映另一种生活和生活中的人。或许,只有通过回忆,通过不断追思,才能将个人的存在在回忆中复原。这是一种潜意识,如同无法改变的肤色一样的寻根方式。诚如,整部小说都是由一个个所谓的“小节”构成,正是那种若即若离的忧郁和乡愁将这些埋藏在作者心灵深处的记忆碎片串连起来,让我们发现了不同的意味空间。
  文字的优美,不仅是作者诗化的写作,更来源于译者的功力。虽然这本书是中英文对照的,但对于我这种语言的弱智者,去体验原著文字的优美尤如天文夜谭,但对中文文字的优美还是能体味出来的。本书的译者来自民间,是生化博士后,因出版商的编辑通过他的博客看到了认为是当今最好的文艺类读书笔记便请来译了,而且确实请对了人。这让我想起当下颇具讽刺意义的现象。去年看的《查令十字街84号》,译者陈建铭曾任职于诚品书店古书区,也是江湖中人,但对其的译文没有说不好的。(当然后来知道其在台湾文化界也算是个藏书的名人,曾见过他的书房照片,可能会是我一辈子的追求)看的另一本书鲍勃迪伦的传记《象一块滚石》,卖点之一是鲍勃迪伦如其音乐一样出色的文字,结果却味同嚼蜡,而译者据说是属于学院派的。
93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2条

查看全部22条回复·打开App

芒果街上的小屋的更多书评

推荐芒果街上的小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