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闲假期,悠游艾柯

allison
2006-07-19 看过
下颌骨受伤休假在家,每日吃流食、读书写字,好不惬意。终于有时间来读像是《达芬奇密码》这样的通俗小说。本来嘛,电影已经出来,盗版DVD指日可待,主要角色都是我满喜欢的演员出演。但有个朋友说这书还很刺激,所以……不过,这本书上我一直没有盖上藏书章,觉得读过可以送人了。但花这一天时间的意义在于,它将我引向故事的更深处。人们可以在同一书评看出不同的东西,但对我来说,关于《达》的很多文字却确定无疑地将我引向艾柯。

想死了《玫瑰的名字》,一定比《达》好看多了,可是到处求之不得。虽然曾经创下过1600万册骄人销量记录,但显然,在达芬奇密码极其没完没了的解码中,玫瑰过季了。在“淘宝”上用“玫瑰之名”搜索,居然搜出的是一种化妆水;再用“玫瑰的名字”搜,总算是沾边了——肖恩•康纳利主演的同名影片。

读过艾柯的《带着鲑鱼去旅行》,最喜欢里面的那篇“五斗橱上的三只猫头鹰”。语言学弄了个半吊子的人,读读这个,一个晚上忍俊不禁,几天后还回味无穷,对这个作家就爱不释手了。

现在最易得到的艾柯的书就是这本《悠游小说林》。(这本书扎扎实实的翻译居然出自一位18岁的大三学生,我想到他在拥挤的本科宿舍里滴滴答答敲打着键盘,就心生感动。)这本薄薄的小书把我最近阅读的关键字连在一起,其实不光关乎阅读、关乎小说。

为什么我们要读小说?小说“给了我们无穷无尽的支配自己能力的机会,让我们观察世界,重建过去。小说与游戏有着同样的功能。在玩乐中,孩子学会生活,因为他们模拟了长大后会遇到的情况。而通过小说,我们成年人锻炼了自己整理过去与现在的能力。”记得有个什么人说过:孩子的天性是喜欢童话的,大人何尝不如此?

叙事与现实生活是如此接近和自动地相互模仿,我们有时觉得过去就是一个故事,或者将听来的故事当成了真实的回忆。艾柯举了一个使用小说元素解释生活的例子——人们把小说素材误当成了真实历史,从而影响行动,进而创造历史。达芬奇密码也是脱胎于同样的一套素材:从圣殿骑士,到蔷薇十字会和他们保护的秘密文献,到郇山长老会。就是这些素材,或被人写成漏洞百出的通俗小说,或被人阴谋或无意作为严肃报道,而进入“自然叙事”范畴,堂皇地成为真实。不断重现、互为参考的这一堆虚虚实实又相互证明彼此的真实性,因为他们都非常相似、被反复讲述。在这个特殊例子里,宗教阴谋、秘密组织等传说最终将矛头指向犹太人。到底这些传说对历史上对犹太人进行的迫害和种族灭绝行动起了多大的煽风点火的作用?谁也没有办法考证了。

我们知道的事实是:小说闯入生活对于历史的影响力非常之大。而在小说林中的漫步“让我们了解小说塑造生活的机制。”

最为触动我的莫过于艾柯最后讲述的他自己的故事和宇宙的故事重合那一刻。“在我们的生命里,我们总在找一个与我们的来源有关的故事,让我们知道自己如何出生,又为何活着。”想到生命的无意义,我只有同意。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悠游小说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悠游小说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