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中的女神

小石头
2019-10-20 看过

前段时间,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热播,虽说对电视剧一点不感兴趣,但只那句一直在心中流趟的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如梦令》)足以让我穿越历史,寻找我的宋词女神——李清照。

她从宋词中走来,用雅致和才情穿过历史的迷雾,向我们款款走来,展现女神的魅力。

是女神,拥有绝世容颜。

李清照没有画像传世,我们只能推测想象她的容颜。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进士出身,是学者兼文学家,又是苏东坡的学生。母亲也是名门闺秀,善文学。书香世家的出与身与熏陶,使她气质高贵,感知细微,她应该善于体验美、制造美。再感受一下她诗词所流露的神韵,她,理所应当的拥有绝世的容颜。看看这些文字: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教郎比比看。”怎敢相信,能写出这样文字的女人没用绝世的容颜、绝世的气质!

她是女神,拥有少女的娇美与才女的雅致。

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秀发香腮,面如花玉,情窦初开,春心萌动,她躺在闺房中,或者傻傻地看着沈香袅袅,或者起身写一封情书,然后又到后园里去与女伴斗一会儿草。

[浣溪沙]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

[浣溪沙]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沈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棉,黄昏疏雨湿秋千。

一个晴朗的夏日,她走到了户外,郊外风光旖旎,她可能太过沉迷,不觉喝醉。接天莲叶,映日荷花,她泛舟湖上,醉眼迷离,竟误入藕花深处。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 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又一个雨疏风骤的夜晚,她喝醉后便沉沉入睡。早晨醒来,问起一院的海棠,“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应该是绿肥红瘦才是啊!”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为花而嗔,为花而喜。醉也好,醒也好,不变的是才女的风姿。

这个不世出的女神,洒脱而随性,恣意而率真,完美的诠释着女神的定义。

她是女神,理所应当的拥有甜美的爱情。

她的夫婿赵明诚是一位翩翩少年,两人又是文学知己,情投意合。在那个没有自由恋爱的时代,这样甜美的爱情,经李清照妙笔的深情润色,成了甜美的典范爱情。请看这首《醉花阴 重阳》: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这是赵明诚在外地时,李清照寄给他的一首词。史载赵明诚收到这首词后,先这情所感,后更为词的艺术力所激,发誓要写一首超过妻子的词。他闭门谢客,三日得词五十首,将李词杂于其间,请友人评点,不料友人说只有三句最好:“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个流传极广 故事,不是就是无数女孩心中憧憬的爱情童话吗?相爱相知,水乳交融,携手共进,不正是成熟爱情的典范吗?

她是女神,拥有不让须眉的家国情怀。

女神不仅有小女子的娇媚,也有不让须眉的家国情怀。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憾,何时灭?”靖康之耻,宋人南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江河破碎,颠沛流离途中,男人们懦弱畏惧,反衬出女神的风骨她留下了让无数男儿汗颜的《夏日绝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女神也有汉子的胸怀,何等的豪迈,何等的气概,女神之美,美在风骨!

她是女神,用情怀把磨难 沉淀成诗。

茫茫尘世,只剩下一个弱女子独自面对。战火纷飞的岁月,她如同一叶浮萍在凄风冷雨里独自飘零。丈夫去世、遭遇渣男、世人不解、孤寂萧索、忧愁悲凉,她活得很艰难,她的国愁、家愁、情愁,怎一个愁字了得!但是,她是女神,她有才情、她有雅致,她有心胸,她有情怀,她把这些,都化作文字,都沉淀成诗词,近千年来,被人默默吟诵。

让我们再读读她的代表作吧,读读那首《声声慢》。

《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愁,在她这里,是生活的升华,她更用自己的感触,把自己的文字升华成汉语中“愁”字的完美诠释,是的,她用情怀把自己沉淀成诗,沉淀成美,沉淀成 “女神” !

她就是我的女神,穿越历史,从宋词中走来的女神,李清照!

8人点赞日记本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李清照诗词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李清照诗词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