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之关键词

宇文姜
2019-10-19 看过

本文旨在从权力的分配与归属的角度,比较春秋、战国时期“关键词”之不同。

春秋时期,礼崩乐坏,原有的统治秩序受到了毁灭性的冲击。其最为显著的表现便是权力归属的下移。

春秋初期的权力下移,主要表现为周天子的失势与诸侯对其权力的攫取,论语中便说旧时“礼乐征伐自天子出”而现在却是“自诸侯出”。

在权力让渡的过程中,诸侯往往打着“尊王”和“攘夷”的旗号。虽然其仍在口号上“尊奖王室”,似乎带有一丝局限性的意味,毕竟在西周周王权力鼎盛之时,便有周天子以齐国之兵征伐东夷的事例,彼时之齐国虽为异姓诸侯,但仍为周王室在东方的重要支柱,其尊王与攘夷之行为,应为彼时诸侯之普遍义务与责任。但是,在那个“南夷与北狄交,则中国不绝若线”,且周王室之威信尚未如战国时那般完全扫地的情况下,这样的旗号无论是从实际情况还是从名义上,都能够更加有效地凝聚人心,有利于欲意称霸的诸侯获得其他诸侯的认可。故其为霸主所采用,不见得是“开历史倒车”的行为。

自平王东迁至践土之盟,这种权力之下移,呈现出一种剧烈-平缓-剧烈的趋势。

平王死后,桓王继位,开始对于朝中执掌大权的卿士郑庄公进行限制。但是桓王的举动似乎并没有取得他预期中的成绩,贵为天子的他先是被迫与郑庄公交换质子,之后又被郑庄公“泄愤”似地抢走了成周和温的作物,最后自己率领的多国联军被郑庄公打得落花流水,连自己的肩膀也挂了彩。此时周王室的威信一落千丈,更不必提之后阻止曲沃代翼以维护宗法制这一行为的失败所带来的打击了。如果彼时有股票这种事物,那么我确信“周天子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已经跌停了。

正在这周天子的威信持续下降的关头,齐桓公,这位被孔子称赞为“正而不谲”的霸主,倒是如他的先祖师尚父一样,做了许多“夹辅周室”的事情。从北拒山戎到南伐荆楚,再到巩固周襄王的王位,他所做的事情大多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西周时期的统治秩序,更不必提他还亲做表率,在葵丘之会时坚持“下拜受胙”了。在这一阶段中,周王室的威信虽可能不见得有所恢复,但至少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

可惜好景不长,齐桓公死后,易牙、竖刁等佞臣作乱,使得齐国陷入了内乱之中;曾经被齐桓公压制的楚成王,此时也蠢蠢欲动,于泓水之战中大败自奉为“古之君子”的宋襄公;而更令周襄王头疼的,是他那不安分的弟弟叔带为了夺取王位,竟引狄兵攻周。此时周王室的形势,可谓是危如累卵。虽然之后的晋文公曾经如齐桓公那样安定周室和讨伐蛮夷,但此时周王室的地位却更加卑威了,晋文公在践土之盟时“请隧”,妄图僭越天子的礼制,便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了。

与周王室的衰微相对应,此时的诸侯却逐渐获得更多的权力。以军队的规模为例,晋国自晋献公始将军队由一军增至两军,至晋景公时扩至六军;至于南边曾以蛮夷自居的楚国则更是设立了驻有大规模军队的县,例如所谓的“申息之兵”。

虽然在晋文公称霸后,周王室的衰微仍在持续,但这已经不是时代的“主旋律”了。自赵穿弑晋灵公、赵氏于晋国专权始,其后其他卿族也陆续“粉墨登场”,虽然晋悼公在位时曾经暂时压服手下的大臣,但晋国最终还是落得个“一分而三”的下场;除此之外,鲁国之三桓、楚国担任令尹的诸公子、齐国的田氏,皆是逐渐从其君主手中夺取权力的卿大夫。在春秋的后期,权力逐渐由诸侯国之君主下移至卿大夫,因这些卿大夫之于天子则为“陪臣”,故称此阶段为“陪臣执国命”。那些曾经夺取周天子权力的诸侯,此时也发出了与之类似的感慨:“这些臣子!”。

逮至战国,互相攻伐的诸侯少了许多,各国为了富国强兵纷纷开展变法,权力之归属亦在此时由卿大夫上升。

虽然此时原来的诸侯纷纷自冠王号,无法定义权力究竟是归于“诸侯”还是“王”,但可以确定的是权力之归属的确是处于上升的过程中。以商鞅变法为例,措施中的一条便为规定贵族无军功者不得享有特权,除此之外还有推行土地私有制以剥夺贵族对于井田的占有,从而削弱了卿大夫的权力;同时军功爵制的推行也培养了一批实力强大到足以与传统贵族分庭抗礼的军功贵族。在这种情况下,秦国的王权得以在商鞅死后不断加强,权力归属的上升呈现出一种明显且不可阻挡的趋势。

但是终整个战国时期,意图通过变法的方式实现王权的加强的政权,并不只有秦国,只不过其他国家的变法,或者是成果不明显,或者干脆是失败了。例如燕王哙禅位于相国子之,并收回三百石以上官员的印绶,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削弱旧贵族的势力,但是在齐国与旧贵族势力的压制下失败了;楚国虽有吴起力图打压旧贵族,且在吴起死后楚肃王也借机除掉了七十余家旧贵族,但是终战国一世,无论是从封君之数量还是权力来看,楚国之封君势力在七国之中都是最强盛的。

然而虽然看起来秦国是唯一一个实现了权力归属之上升的政权,而其他国家在此方面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但六国最终为秦国所统这一结局,使得权力上移之现象普及于四海之内。

就这样,战国纷争的时代结束后,权力的归属又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被牢牢掌握在最高统治者手中。

总而言之,春秋时期是一个权力下移的时代,周天子的权力先是过渡到了诸侯手中,之后又被天子的“陪臣“们夺取;而到了战国,权力则逐渐回归至君主手中,并在秦始皇统一六国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0 有用
0 没用
先秦史 先秦史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先秦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先秦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