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总是能看到比较愉快的事情

Wanderer邢哲
2006-07-06 看过

“他每周往返于江苏与无锡之间,河道两岸都是等着看他的人。这不是我编的,是钱穆看到的,钱穆总是能看到比较愉快的事情。”北大史学教授罗志田在引用钱穆的话时评论道。
 
这两天窝在被窝里读钱穆的中国文化史导论,就不由得想起南方周末上罗志田的这番话。
 
钱穆被称为新儒家的代表或中国最后一个国学家,想必就是因为他对中国古文化发自内心的仰慕以及孜孜不倦的研究吧。钱穆主张一脉相承的文化发展,对新文化运动不以为然。从他的这部代表作中国文化史导论里,你可以读到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包括对农业社会热爱和平的解释,对春秋战国时代政治斗争乌托邦一样的描写,等等。始终你可以觉察到他总是能看到比较愉快的事情。出于这种仰慕和善于发现比较愉快事情的习惯,他主张中国文化逐渐演进而不是通过文化的革命来谋求自身发展,就比较容易理解。
 
这里面涉及一个大问题,就是中华民族向何处去的问题。我一个小瘪三,不敢妄加评论。相信这本书至少给我们一种提示,任何时候都不可割裂传统,横空出世的架起新的楼阁。8过我可以说,钱老先生太爱儒家,恐怕是看到了太多愉快的东西。
 
尤其现在这个时代,仿佛谁只看见愉快的东西谁就不深刻,谁就不负责。我想钱老先生看到太多的愉快,想必上网可以查到查到一些不愉快的,查到一些看法,证明我是对的。上来先查到余杰老大爷当年冰与火中的文字"我剥钱穆的皮"。呜呼,不仅不愉快,而且很愤怒。不仅很愤怒,还要剥死人皮。进而查到方舟子指钱穆学生诬蔑郭沫若抄袭老师著作。查到余杰方舟子,结果可想而知,便陷入学界一坨坨龌龊。除了娘和性交基本能骂的话都用上了。居然查来查去前面的罗志田教授也有份。原来还是不愉快的多一些,非常不愉快的更多一些。
 
我一个小瘪三,不敢妄加评论。8过看到过多的愉快总比看到过多的不愉快好吧。
1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中国文化史导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文化史导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