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下一次帕查库提

溪梅冷蕊
2019-10-08 看过

1532年,沉默寡言、勇敢果决、野心勃勃的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和他的一百六十八名西班牙队伍来到安第斯山脉,与带领着至少五万名印加勇士的印加君主阿塔瓦尔帕对阵。在此之前,皮萨罗已有丰富的探险和征服经历。 1502年,一心想要改变自己命运的皮萨罗来到伊斯帕尼奥拉岛。1509年来到刚刚被发现的中美洲,1513年已成为巴斯克•努涅斯•德•巴尔波亚领导的探险队的二把手,并发现了太平洋。西班牙人在贩奴和掠夺过程中发现越来越多新大陆。1519年巴尔波亚在与新大陆上的西班牙新总督争权中被杀害,而皮萨罗正是负责下手的人。1521年,皮萨罗已成为巴拿马城重要的地主之一,但他并不满足,一心想要获得比肩科尔特斯征服阿兹特克帝国荣耀的皮萨罗决定向南方探索。1524年,皮萨罗与两个合伙人阿尔马格罗和卢克成立黎凡特公司 开始风险投资活动。在最初的航行中,他们偶尔与沿岸的原住民发生冲突,但一无所获。1526—1528年间,又进行了第二次航行,这次,他们俘获了一艘装满金银首饰的帆船。在哥伦比亚西南端,当船上的物资渐渐消耗之后,更多的人希望返回巴拿马,最后“加略十三子”跟随皮萨罗继续南下。1528年,皮萨罗行终于看到了印第安城市,并收获了当地人友好的接待,他们带着两个印第安男孩、衣物、陶器和金属器皿回到巴拿马。皮萨罗知道自己与一个富有的帝国进行了接触,为了防止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他必须回到西班牙取得攻打和掠夺这片土地的专属权利。1528年年中,皮萨罗赶到塞维利亚的托莱多,1529年他获得查理五世的授权,许可皮萨罗成为唯一有权征服未被探索的秘鲁地区的人。随后,皮萨罗回到自己家乡招募了一批勇敢而又忠诚的队伍。1530年,皮萨罗带领他们从塞维利亚扬帆起航,当他们到达通贝斯时,四年前看到的井井有条的城市如今已成为一片废墟。 1528年,皮萨罗第一次到达通贝斯时,这里还处于印加帝国强大君主瓦伊纳•卡帕克的统治之下。此时由于内战,这里被夷为废墟。印加人原本是生活在库斯科河谷中人数相对较少的民族,在1200—1400年间,他们不断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并通过征服或联姻的方式吞并了周边一些邻居。随后,15世纪开始,凭借出众的战斗技能和组织能力,征服了从安第斯山脉到沿海的各个部落,人数不超过10万人的印加精英阶层最终控制了超过1000万人口。此时,瓦伊纳•卡帕克面临新的威胁—瘟疫,并最终因此去世。关于继承者的血腥斗争由此开始,拥有强大军事后盾的阿塔瓦尔帕战胜了瓦斯卡尔,成为印加帝国毫无争议的主人。 皮萨罗翻越安第斯山脉向阿塔瓦尔帕的大本营进发,并派遣埃尔南多•德•索托和埃尔南多•皮萨罗作为先遣队。阿塔瓦尔帕并不把这些西班牙人放在眼里,事实上,他认为,这些人的命运全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埃尔南多注意到,虽然阿塔瓦尔帕对自己不以为然,却对他的坐骑—马匹表现浓厚的兴趣。于是,他在马背上暂时了一些技能,将印加侍卫队吓得魂飞魄散。他们约定,第二天在卡哈马卡城见面。虽然以一敌五百人,虽然内心也充满了恐惧,但骑在高头大马上的西班牙人用火绳枪、炮和刀剑撕开一条血路,阿尔帕瓦成为西班牙人的人质。 皮萨罗希望能够借由控制这位君主化解印加军队实力,他款待了阿塔瓦尔帕并洗劫了皇家营地的财产,企图让那些缴税农民听命于自己。此时,阿塔瓦尔帕仍认为,只要给这些闯入者足够的黄金,他们就会离开,而他自己将继续成为帝国的主人。直到五个月后,皮萨罗的合伙人阿尔马格罗带领着一百五十余人和五十多匹马到达,阿塔瓦尔帕意识到,这些西班牙人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阿尔马哥罗抵达两个月后,看着堆积成山的黄金白银,而自己得不到多少财富又不能和皮萨罗平起平坐而渐生不满。而阿塔瓦尔帕私下筹划军队反击的消息也在西班牙人中日渐蔓延,最后,1533年7月,皮萨罗下定决心将阿塔瓦尔帕处死,且选择了火刑这种让崇尚保持尸体完好的印加人无法接受的方式。从这一刻开始,印加帝国基本陷入了瘫痪。 没有了君王作为人质的皮萨罗一行发起了第二次军事行动,他们无畏潜在集结的印加军队的威胁,向安第斯山脉深处的库斯科城进发。皮萨罗将卡帕克的兄弟瓦尔帕立为君主,企图继续控制整个贵族和帝国,此时,阻碍他的仅仅是基斯基斯将军率领的位于库斯科的三万军队。拥有马、刀剑、火绳枪和加农炮的西班牙人面对的是青铜武器为主的印加人,他们取得了胜利。瓦尔帕死后,皮萨罗又扶植十七岁的皇族后裔曼可•印加为君主。曼可属于库斯科派且受到阿塔瓦尔帕压制,皮萨罗希望以解放者的姿态进入库斯科并借此瓦解库斯科的抵抗。征服者们就这样定居了下来,依靠对农民的剥削供给生活。军事争夺告一段落,皮萨罗身份转变为管理者,他需要解决与合伙人之间的分配问题。1534年,两人在利马见面,决定阿尔马格罗作为库斯科的市长。就在阿尔马格罗出发后不久,西班牙国王传来命令,将印加帝国北部由皮萨罗管理,南部则由阿尔马格罗管理。 然而,库斯科的归属并没有明确。两人协商将这一问题暂时搁置,由皮萨罗资助阿尔马格罗继续向南探索。实际上,西班牙人分为了两个阵营:皮萨罗派和阿尔马格罗派。随着西班牙人介入印加人的改朝换代,曼可和他的兄弟帕罗站在了阿尔马格罗一边,反曼丹的印加人则亲近皮萨罗。1535年,阿尔马格罗率领五百七十名西班牙人和一万两年名印加人前往南方,皮萨罗也前往海边建设城市,留下皮萨罗的两个弟弟胡安和贡萨洛在库斯科,曼丹无法满足两人对财富的欲望,当贡萨洛公然抢夺曼丹的妻子时,他终于清醒:这些西班牙人并不是自己的辅助者,而是在利用他。曼可开始密谋组织各地被欺压的印加人发起反击。 曼可集结了各地义愤填膺的印加人,几万人从四面高处向库斯科发起进攻,用巨石、弓箭缩小西班牙人包围圈,并施以火攻。在奋战两天两夜后,西班牙人明白,只有取得高处的城堡,才能成功化解危险。最后,他们选择在夜里出其不意的进攻,才攻破印加人坚固的城堡。这场战役中,印加人虽然死伤巨大,却展现出无比英勇的气概。 皮萨罗获悉后派出增援,这次,印加人改变了战略充分利用崎岖不平的山路,皮萨罗的近两百名增援部队均遭到了伏击。基佐将军奉命乘胜追加围攻利马的一百来个西班牙人,按照曼可的命令在平原进攻他们抵挡不了的西班牙骑兵,损失了基佐将军和他的军队。曼可无法阻止皮萨罗前往库斯科回合了。 1537年初,跋涉到智利圣地亚哥后遇到当地人阻挠、损兵折将而又丝毫未得到的阿尔马格罗带领队伍返回秘鲁,期待趁着秘鲁的混乱得到一点好处。他尝试与曼可联盟,但此时的曼可拒绝相信任何西班牙人。阿尔马格罗发起了对库斯科的攻击,俘虏了埃尔南多等人。经历了久攻库斯科不下,损失了基佐大将,皮萨罗的增援也已在路上,曼可心灰意冷,决定放弃这些领土前往印加东部。 留给阿尔马格罗的问题则是守护库斯科这个依靠武力抢夺来的城市,他扶植曼可弟弟帕鲁为君主,并派副将奥尔戈涅斯追击曼可。奥尔戈涅斯追到新首都维特科斯,虽然没有俘虏曼可,但截获了大量财富和印第安人。阿尔马格罗起初在他人斡旋下,与皮萨罗达成和解,释放了他的两个弟弟。然而两个月后,谈判破裂了。为争夺秘鲁控制权的战斗以阿尔马格罗失败告终,阿尔马格罗被处以死刑,库斯科又一次落入皮萨罗家族手中。 曼可将根据地继续向低海拔地区迁移,选择了比尔卡班巴,他相信,自己又重新可以和那些西班牙侵略者战斗了,他打算利用西班牙人在乡村地区人手不足和只聚集在几个有限城市的弱点。曼可的游击队开始在四处展开突。皮萨罗开始用残酷的镇压行动镇压曼可发起的第二波起义。1539年,贡萨罗前往比尔卡班巴,企图杀害曼可,但他们在浓密的亚马逊雨林占不到什么好处,曼可再一次逃脱了。 埃尔南多企图以大量金银珠宝作为筹码,获得西班牙国王对自己谋杀了阿尔马格罗的宽恕,然而,回到西班牙的他,甚至还没见到国王就被投入了监狱,服刑二十三年,曾经拥有的财富、名望和权力也烟消云散。1541年,在秘鲁得不到任何一官半职的阿尔马格罗派决定杀死皮萨罗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刺杀行动成功了,受到国王派来的保皇派追杀的阿尔马格罗派转而投奔曼可,教他们欧洲战争技巧和火枪的使用。这几个西班牙流亡者等待了两年,国王派来了秘鲁新的总督,他们向国王表明决心的时刻终于到了—刺杀曼可。然而,他们在刺杀成功后前往库斯科的路上被印加人杀害。而,曼可,在尝到了第一次相信西班牙人的苦果后,再次选择信任,这一次,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皮萨罗家族的贡萨罗坚信自己才应当是秘鲁的新总督,因而将国王派来的总督视为头号敌人。对权力的渴望让贡萨罗陷入非黑即白的冲动中,对拒绝给自己提供援助的人,无论交情深浅,一律刺杀。1548年,贡萨罗与保皇派决一死战,但事实上,他的追随者暗中都已经投靠了保皇派。 到1560年,在秘鲁的西班牙人已达到一万人,并带来了五千名非洲奴隶,牢牢控制了秘鲁。这一年,曼可之子悌图•库西登基,恢复了游击队战争。在秘鲁的新政府很快与信任君主和谈,库西尽量拖延,到了1569年,双方终于签署了和平条约,库西同意许可修道士进入自己的王国,并停止游击队战争,以换来对比尔卡班巴的独立统治。1571年,库西在举行完对父亲的祭司活动后突然死去,印第安人认为这与亵渎神明的两名修道士脱不了干系。此时秘鲁总督是意志坚定、坚守原则的托莱多,他认为,改变宗教信仰和印第安统治阶级都是至关重要的,他着手对印加帝国最后一个独立王国的进攻。1572年,西班牙人持续了三十五年的摧毁起义城市比尔卡班巴和最后一位印加君王终于画上句号。 1911年,几年前第一次在库斯科见识到印加遗址的精湛工艺的耶鲁探险家宾厄姆踏上了寻找失落之城的道路,费劲千辛万苦后,发现了马丘比丘,第一次见识到史前的美洲。这个发现问他带来了名声,但他始终无法确定比尔卡班巴的确切位置。 1957年,萨沃伊决心在秘鲁开展探险事业,1964年,他雇佣大量工人挖掘清理宾厄姆曾考察并排除了的遗迹,一片硕大的房屋和神庙建筑群逐渐显露出来。1983年,文森特重走了印加古道,发现了两处能与历史阐述中吻合的遗迹,确认了比尔卡班巴的确切位置,并绘制了遗迹地图以佐证自己的发现。剩下的问题是,马丘比丘到底是什么?后来发现,那是印加帝国第一位君主帕查库提(意为改变世界的大事)下令建造的城堡,以庆祝自己战功而修建的皇家度假区。 宾厄姆在著作中全然不提自己借鉴和参考的资料、当发现和理论不符时选择了忽略,也许他不是第一个到达马丘比丘的人,但仍不能抹杀他把马丘比丘推向世人的功劳。萨沃伊试图窃取文森特的成果,独占非同寻常的声誉。 印加人虽然实行的是专制的君主体制,然而,在他们掌权的短暂时间内,印加人建成了庞大的帝国并创造健全的组织和管理机制,保证帝国内百万人口的基本生活需求。他们生活在一片受到周期性地震困扰和厄尔尼诺现象频发的地区,这可能也是印加人相信历史都是随着一些巨变事件而展开的原因,在经历帕查库提后,曾经在上的会沦为在下的,曾经昌盛的会转为衰败。很多居住在安第斯山脉到人都坚信,下一次发生帕查库提,也许就能迎来印加世界的回归。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印加帝国的末日的更多书评

推荐印加帝国的末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