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设计》-新书讲座之思

给枕头穿毛衣
2019-10-07 看过

2019/09/21 沁肤豆雨 乐堤港单向空间 杨明洁新书分享 张雷嘉宾

想起在美院的时候,几乎每周都要准备设计讲座并写一篇要放在网页或者存档的讲座总结稿,当初也不知如何坚持下来,当初也没有做到最好,回想起来之后听的讲座引发的这些许思索该要记录下来,免得只是在上意识里流淌了一下就不见了。

“极简是一种精神,它并不容易实现”,第一次听到,觉得这个描述很精准,如果说极简是一种形式或者是一种语言,那是简单不是极简。简单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产品让人觉得没有后劲没有回味。而讲究的人就想要求极简而非简单,算是精神层面的渴望了。但它并不容易接近。

听到第二个新鲜的理解是:为什么西方和日本有极简?因为工业革命,让德国日本为代表的国家从手工业转向标准化定制化,摒弃了今朝有酒今朝喝(今日得取什么材料今日就做到哪一步,临时创作,依物得形)的手工业。而传统中国的手工艺的血脉没有大规模的工业革命收敛,仍然传承在方方面面,在这个形势下成长起来的设计人,繁复和极简之间必然是要挣扎拉扯的。而依物向形的手工业时不时却曲线救国,触发良多涟漪,因此是接受是割除,抑或是?我想不出定论,想来其他人也很难表述或者画出一条界限。

关于文化断代,张雷讲的49年锡匠的故事尤为生动。一日之间,千千万万人放下了担子,没了材料便谈不上传承了。不同时期或不同文明或民族的文化交融在某种程度上会刺激发展,长出的是后世觉得令人惋惜的歪瓜裂枣还是令人惊叹的锽锽乐章是难说的,但好歹起起伏伏,可以回溯。正如陈丹青所说的,每次攀登上高峰的时候,还会留恋沿途的风景。这些在攀山路上的艺术文化是举足轻重的,是延绵是承接。文化就像是绵延山峦,一重接一重,害怕的是莫名就没了半重,默默然断了。

最后让我拍案惊奇觉得妙的是一个问题:设计是设计师的意淫吗?为了解释这个问题,为了探究这个问题,在我理解中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帮助设计师从我认为,到他/她/它需要的转变。因此在看完这次讲座种种案例之后,我脑中冒出的第一个问题是:真的吗?小朋友后来真的因为这个设计更多的去洗手了吗(一款设计:洗手台增加可爱的镜子。设计初衷是:让一个卫生习惯较差地区的小孩讲究卫生。背后逻辑是:小女孩爱照镜子,所以会更多去洗手照镜子,小男孩因为小女孩去了也会被吸引过去)?我想所有设计的后续也是一个倾听观察的后续,如果更多跟踪设计或者吧这些跟踪写出来,会是更有趣罢,也是佐证了不是在意淫。

显然这是一本设计师充满思考的书,也是一本作品集册。这个分享引发了很多思考,思考是当下最值得珍惜的。个人思考,有很多偏颇,曾写过害怕自己失去思考能力,所以能触发思考就好。

Qiongli LYU 杭州

2 有用
0 没用
做设计 做设计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做设计的更多书评

推荐做设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