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也是男人的性器官——杜拉克《旁观者》读记(1)

子不曰
2006-07-03 看过


杜拉克是个管理大师,现代管理思想的源头所在。杜拉克确实厉害,许多寻常的观念一经杜氏提出,立即生发特别的意义,旋即风靡整个管理界,进而波及其他。这个不用多说了。

风光无限的背后蕴藏的内涵也多为世人所忽略。如果单以实用的、浅薄的态度对待杜拉克未尝有些不公和不敬。也许是意识到了这种问题,杜氏在晚年开始着手写作自传,以一种特别易读、极富情节、趣味和文字都十分堪为可观的方式,向世人揭示这背后的宝藏。

《旁观者》这本书买来已近半年。我虽知道他的好,奈何好书太多,而堆砌案头的书也太多,就这样这本书一直拖延到了现在才开读。炎炎夏日读杜著,也真是别有意味。

一旦读了,立时觉得爱不释手,竟然有些不愿意读了,怕这本书读完了,这种美妙的感受无从获得,于是,边读边作些笔记,甚至专为此开了博客以为记。读了书,写了博,捡起了久违的文字和笔记,杜拉克居功至伟。

唉。写这个开篇的博客着实不易,居然连续丢了三次,如果放在往常,也许我早就拍案而去,去他的什么烂BSP。但这次不同,我没有选择放弃,是为了杜拉克吗?

对了,杜拉克多有翻作彼得德鲁克的,个人比较喜欢杜拉克这种译法,上口带劲音韵生动。

闲话少絮。

杜拉克那会十七岁,半大小子,人事朦胧,正是青春躁动期,少不得在维也纳街头东走西逛,网络一些桃色消息,就这样有关爷爷的段子日渐灌满了耳朵眼。

居然是爷爷的,让他怎么能相信?在他的印象里,爷爷过世多时,爷爷就是每年有个日子奶奶会安安静静呆在房间里,守着的那张照片上的那个人!看奶奶的那种肃穆、那种专注、那种沉静,分明是为爱而恋恋,为情而依依,绝对的一往情深,一种纯洁,一种神圣。他不信。这是对美好的嫉妒和中伤。

直到有一天,这种信仰被打破了。那个女人驱车赶来,卷起车帘,女仆大声宣布:“嗨!我们夫人可是你爷爷最后一个情人!”说罢,绝尘而去。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对一个局外少年自爆隐私!难道就是为了报复,就是为了要看爷爷未亡人发现真相后寻死觅活痛不欲生,就是为了寻找一阵快感,还是怀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些我们都不无从知晓,我们知道的是,那个叫杜拉克的小子无法自持,差不多抓狂了。

这反差也太离谱了!怎么能让人相信!青涩小子一定是到处求证真伪,以回护爷爷的完美形象。哪知小子不足以谋大事,奶奶到底还是知道了。

“我想,她一定是达格玛。这个可怜的女人。不过,我敢担保,她一定不是爷爷最后的情妇。”

哈哈。大度的奶奶。不知道达格玛知道这个消息会不会去抛了爷爷的坟?

“爷爷这么风流,你不伤心?”

“当然。可是,没有情妇的男人一样令人担心啊。”

“那你不担心他一去不回。”

“不会。爷爷一定回家吃晚饭。我是个笨老太婆,可我清楚——胃也是男人的性器官。”

杜拉克的奶奶读书不多,一定没有学贯中西,孔子自然不知道,孟子的“食色,性也。”一定也是闻所未闻,奶奶居然和哲人高度一致,真是叹服。极深刻的,也是极寻常的。无他。

其时的维也纳尽管已是20世纪20年代,风气虽开,但还多趋于保守。女孩子们晚上外出,奶奶少不得叮嘱:“记得换上干净的内衣裤。”“奶奶,我们有不是那种女孩。”“天晓得,等那天碰上了,你就知道了。”奶奶之开通之通彻远非今日老古板所可比。

杜拉克一家还是有着相当的社会地位,所以奶奶经常和门口街边妓女寒暄招呼,引来孩子们的不满:“和那种女人说话,有失身分。”“对人礼貌,有失什么身份?”

奶奶才不管这一套,照样和她们拉拉家常,就像看顾邻家女孩一样。冬天寒夜里,一个妓女咳嗽不止。奶奶噔噔噔爬上阁楼翻箱倒柜给她拿去药。要知道,奶奶常年风湿,浑身肿痛,还跛个足,真是热心的可以。奶奶这样面对质问:“对性病,我无能为力。可,帮她们治好咳嗽,就不会传染给男人了。”

奶奶年轻时候是个美女。迟暮之年,已然守了三十多年的寡,又是疾病缠身,这个时候估计没有人会奉承她有着美丽面庞和特别的性感。这不要,不耽搁奶奶的自我恭维。而这恰恰是在奶奶生命的最后时刻。

那一天,奶奶一样外出溜达,可惜的是,为了躲闪车辆,她摔了跟头。

司机吓坏了:“老奶奶,我带你去医院。”

“啊,不,让一个奇怪的女人呆在你的车上,会损及你的名誉,要知道人言可畏啊。”哈哈,奶奶是以拒绝绯闻的理由拒绝了司机。

10分钟后,救护车赶到了,奶奶已死于心肌梗塞。

不给别人带来麻烦,老太太去了天堂。
10 有用
1 没用
旁观者 旁观者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旁观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旁观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