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和“艺术”是两回事,别再滥用美了

羊トークン
2019-10-06 看过

对于一个没有正儿八经进行过美学、艺术和哲学研究的人来说,丹托的《美的滥用》不得不说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启发,尤其是对现当代艺术的思考,有了更多的理解。

所以,根据我个人对于本书的理解和思考,和大家分享我所看到的内容。

艺术的,就是美的吗?

很多人天然会把“艺术的”和“美的”划上等号,简单来说就是,艺术都是好看的,好看的就是艺术。

按照这样的看法,也就让很多人对现当代作品产生困惑,很多作品一点都不好看,甚至非常难看。

就算一些非常经典的作品,也很多人觉得一点也不好看(例如我就觉得毕加索的《阿维农的少女》不好看,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也不好看),但并不妨碍经典的作品成为经典。

所以,可以说“艺术的”和“美的”,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关系。

那“艺术”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

安迪·沃霍尔的《布里洛盒子》(其实就是一个肥皂盒)、杜尚的《泉》(其实就是一个小便池)这样的艺术作品,让大家重新思考,艺术到底是什么?

如果我们承认《布里洛盒子》和《泉》是艺术作品的话,那答案就很明显了:艺术从一开始的模仿(绘画、雕塑),到技艺上的创新和精进(透视、光影等绘画技巧和电影这样的艺术形式),最终艺术成为了艺术家表达自我理念的方式。

“美”又是什么?

如果说,“艺术”和“美”之间没有本质上的关系,那到底是什么让我们觉得它们之间有联系呢?或者说,当我们说到“美”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在说什么?

当我们看到山川大地、日月星辰、虫草花鸟,乃至于看到美女的时候,我们会觉得那是美的。当我们看到毕加索的《阿维农的少女》、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有些人会觉得是美的,有些人则觉得不以为然。

这就是“外在美”和“内在美”的区别,或者说“自然美”和“艺术美”的区别。

外在美是一种生物本能的感觉、一种感官上的满足,我们可以通过高超的技艺来加强这种美(例如PS摄影作品、给美女化妆和整容)。这种美是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的美,让人觉得舒适和愉悦,不带有其他功利性目的的美。

但内在美,则需要拥有相应的文化和知识背景,去进行深入的理解和诠释。例如,对艺术史没有背景知识的人,就很难理解杜尚的《泉》美在哪里;对书法没有研究的人,也很难理解《兰亭集序》美在哪里。

所以说,审美能力是有高低之分的,这个高低在于对被审作品的相关知识的了解程度。但“美”本身是没有优劣之分的,只有个人喜好之分,纵使一个人对书法有再深的研究,也完全可以觉得《兰亭集序》是不美的。

而现当代的艺术品,往往追求的都是这种内在美,其外在不仅可能是不美的,甚至可能是令人恶心的,例如达明·赫斯特的《一千年》(由腐烂的牛头、苍蝇和蛆组成)。

当我们在讨论“美”的时候,往往把这两者混为一谈,甚至把美的表象、美的品质、人类的崇高之情和深邃的思想都称之为“美”,最终导致了美的滥用,也导致了很多人高举“美学”的大旗攻击现当代的艺术。

既然如此,也就能够明白丹托为什么希望把“艺术的美”从“美学”中分割出来,称之为“艺术哲学”了。

实际上,现当代艺术家,致力于通过艺术来传达自己的理念,引发观众的思考和情绪上的共鸣,让艺术成为一种思想的象征,已然属于“哲学”的范畴,称之为“艺术哲学”也是极为恰当的了。

0 有用
0 没用
美的滥用 美的滥用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美的滥用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的滥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