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色晬語●再談邁克與書

小約
2006-07-01 看过
■文/小約

事難顯陳,理難言罄,書人書事相與往還。塵氛退避,掌中字紙開闔山水姿色,每遇恰時恰分之句,點染幽芬於煩亂瞀擾之中,悃款悱惻,縱是古井不波之心,亦情漾神蕩,隨之便是曛黃素紙,自然貴實,書之顏色,成了一種心想遂成的我樂意。

讀邁克的書及字,自有一番氣色,擺讀者靜氣按節,密詠恬吟,甚要縱慣他偶皮偶嗔,不以為輕謾,而是放他舒展活絡肢體,做做臉部運動。格雷安•葛林說:「我就是我的書」,由邁克遣散文字的軌跡裏,我們清辨出一二熟悉的慣伎倆,如伊恩•弗萊明筆下邦德老帥的招牌動作,只此一家別無分號!於此邁克告破了身家產業,素男心經,將那些不宣太可惜宣則太津迷的私人地圖佈誠於天下。

看他寫貓書貓畫,鬆毛瘙癢;寫古式書櫃笨大「中間兩扇門打開來簡直可以大搖大擺走進櫃裏」;寫甘國亮之書評「或者好看的書評其實都不是書評只是讀書的與書中人擦肩而過,沖口而出輕呼:「啊!是你」那份驚喜」、「如果林奕華的同志政治文章是四十五轉黑膠上的A面,這(甘氏書評)就是電臺不播的B面」。而其中片談同城作家西西成為邁克最用心最動人的忼慨吐臆,西西慰留給邁克的文字觸覺和烘培,如插花自開鮮活不敗。素對「開麥拉眼」時期的西西至幽居更似晉時「爛柯人」王質眼觀世態急轉仍自身清好的西西,邁克應聲拜倒,稱之為香港「收保得最好的秘密」。

邁克出字,不儘然金詞金句,亦有淨白生出的米飯文字,維持著均衡的營養需求,托書為缽體盛放閱讀心意,於千門萬戶良籍美帙中悠遊走巷,逢緣而化。你盡可以隨他,張目或深闊或窄仄的大院小宅,一切風景,由他幫忙月下推敲。你只需說「我樂意」,抑根本不用出口,甘心甘肺。

我樂意之事何其怪,往往無可歸咎,無可告訴,不可說,不可說,一說便破。我樂意之事何其多,水流雲在,月到風來,哪里有個算計。我樂意之事何其險,驚風飄白日,忽然歸西山,才猛醒遭悟。可,從來,沒有人願意不樂意啊,都尋開心抵死不悔。可怕的賞心樂事一做千年,但見的是,前塵中屢僕屢起者依舊一路言笑,風流浪裏死。邁克之書,邀你同赴。

樂意之讀,便是人生何處不相逢,一本可讀且喜的書,付與你的,亦非簡簡單單的「我讀了呵」如此過湯過水的淋頭一灑,而往往是「聞多素心人,樂與數晨夕」的一場素履之往。這是閱讀的初始心緒,把自己擱平,或曬腹躺看,或斜倚默讀,但是絕不保證你一直可以端使這種姿勢,你會隨著書中悄嚷,字裏抗墜,調試著身體的角度和支撐部位,此等一如擺鏡頭的凝固瞬間,無一例外的成為書中意趣情感搭攀出了頁冊來到你身。
16 有用
2 没用
書啊! 書 書啊! 書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0条

查看全部20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書啊! 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