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说杨威利

熊那个猫
2006-07-01 看过
    我不奢求能在艾尔 法西尔为他送上一杯红茶或咖啡,我甚至不奢求自己是在他的指挥下逃出来的幸运儿,我只希望我能在海尼森迎接凯旋的英雄,看到他掺杂着疲惫与淡淡喜悦的脸庞;我不奢求自己能每天在他的办公室里为他处理细碎繁杂的事务,还能亲手为他冲上一杯加了白兰地的红茶,我只希望我是杨舰队里任何一个支队的一名普通的士兵,能和他共同呼吸着伊谢尔伦的空气,听着街上的军民怀着崇敬的心情谈论我们的元帅;我不奢求自己能在他被带回海尼森秘密审查是去想尽一切办法将他营救出来,我甚至无法离开伊谢尔伦,可是我至少能不眠不休地为他祈祷,直到他平安归来……



    杨在森林公园的长椅上睡着的样子,一直很让人喜欢。这种带写孩子气的平凡向来是我们熟悉且津津乐道的,比如他在艾尔 法西尔差点被三明治噎死时窘迫的神态,立体西洋棋连败记录再次刷新后自我嘲解的笑容,挠着头结结巴巴地求婚时慌乱的表情,尤里安要远行时关切而担心的眼神,知道洁西卡 爱德华去世后一整天不拿下的墨镜,被那伙不良中青年毒舌修理后依然不徐不急的语调,进行不成功的说教时一本正经得几近滑稽的口吻,坐在桌子上喝红茶时心满意足的模样……
熟悉,亲切,像个一直在自己身边的人。
而不会在谈笑间说与他人的,是这个人在矛盾与无奈的螺旋迷宫中,无声的叹息。我们常想象的“如果能够重新来过又会怎样怎样”,对于熟悉历史且明白历史不可逆性的杨而言,无疑是一种有些悲哀的不切实的幻想。所以一直在被他人指出的道路上走过来,独自面对不败之名所代表的无数条生命,人民支持所代表的独裁可能,对民主的坚持所代表的他自己“信念有害论”的不成立……偏偏是这样的杨,知道明天后天会发生的事情,却不知道今天吃什么菜,会不会有人下毒。

    因此常常会想,如果在巴米利恩会战时他就获胜多好,如果帝国高等事务官不是达列肯普多好,如果他去见莱茵哈特时带上了尤里安多好,如果他搭的是幸运号尤里西斯多好,如果地球教徒没有混进帝国军多好……如果本不需那许多如果,多好。

    他曾说只想骗养老金,终究没有得逞而当了人民英雄;他曾说战争不是什么好事情,却常常身不由己;他曾说只想给一个孩子留下几十年的和平,结果尤里安还是自愿当了“杨的继任”而不是敏兹;他曾许诺要给菲列特利加幸福,最后只能自言自语地说着对不起——那时候我哽噎,又有谁能不哽噎?他曾说恐怖主义不能改变历史,但是他已经不在了……也许吧,历史依然循轨前进,有别人继承他的责任,比如尤里安。一个又一个他的纪念日依此经过,多少年后,尘埃落定,学生们会为这段历史课本上的传说而大伤脑筋。但是他,已经不在了。

    我只希望他能平安退伍,过普通到无聊的日子;我只希望他能在街上悠然散步,而无人诧异惊喜;我只希望他能终日埋在历史书堆里,就着加了白兰地的红茶看千古风流人物;我只希望多年后他能在安乐椅上慢慢闭上眼睛,那时候阳光慵懒,红茶的蒸汽徐徐升腾,风安静得小心翼翼,没有人发觉。他说过人活着就是看别人死亡,是否因此我们必须面对一个又一个喜欢的人物把回忆碎成一地怅惘?以前也有人不屑地说,为虚构的人物伤怀没有必要,把书往前翻几页就能时光倒流破镜重圆YESTERDAY ONCE MORE。可是,可是翻得再远,也没有月光宝盒来改变消逝的方向。
他的人生不长,忧患比欢乐深重,丢掉历史抛开军事也只是个爱睡觉的青年罢了。如果某个温暖的下午,你在伊谢尔伦的森林公园发现杨在长椅上睡着,请不要打搅他,去最近的自动售货机,为他,买一罐红茶吧。
8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银河英雄传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银河英雄传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