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研究院:明日引擎

小李匪盗
2006-06-27 看过
企业研究院:明日引擎

李华芳

从产业革命开始,人们就意识到技术创新的魅力。传统增长理论中,土地、资本和劳动力方面的因素都不足以解释GDP增长的全部,余下不能解释的部分被称为“索罗余值”,而索罗指出技术进步可以解释余值中的大部分原因。而企业真正意识到自足研发进行技术创新从而为企业带来利润和竞争力,则是20世纪50年代以后的事情了。

对企业来说,必须平衡生产与研发。但长久来看,没有研发就不能带动创新,没有创新的企业最终会被市场淘汰。这也是为什么企业如此注重自己的研发的理由,仅仅在美国就有15000多家企业拥有自己的研究实验室或研究院。企业研究院对企业有推动作用毋庸置疑,但这种推动作用怎样才能更有效发挥呢?企业应该支持基础研究多一点,还是支持市场导向的应用研究多一点?这是企业研究院的发展必须回答的问题。

罗伯特的这本书追踪了多个企业研究院,其中包括贝尔实验室、拜耳实验室、GE研究院、IBM研究中心、西门子、NEC、施乐、惠普、英特尔以及微软的研究院。这些形式各异的企业研究院也有其共同之处。在不同时期对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比例做出调整。通常在公司业务景气的时候,基础研究就会得到较多的经费支持,这种支持之下,企业研究院的实力往往不亚于大学研究机构,而且硬件设备和软件服务甚至远远超过大学的研究所。从以上这些著名的企业研究院中处过不少诺贝尔奖得主,就足以证明企业研究院在基础研究方面的实力。

但企业研究院的本质目的并非为了诺贝尔奖,而是如何促成企业在市场上保持优势,赢得竞争。因此,为市场服务,更紧密的与市场结合,是企业研究院所要迈出的重要一步。但这个步子并不轻松,企业研究院中并不是所有的研究者都理解这一点,尤其对于历史悠久的贝尔实验室而言更是如此,科学家习惯了闲适的方式,让他们如何面向市场呢?

所以企业研究院的主管通常不能仅仅是一个科学家,而且还必须是一个杰出的管理者,才能恰当处理上面提出的问题。也就是说,造成一种氛围让面向市场的应用研究和纯理论的基础研究可以并行不悖,以及相互促进。好的研究主管立即理解了这一点,提出以不断创新来引导企业研究院的发展。是的,只有创新才能推动企业的发展,保持竞争力。而要达成创新,就必须使应用研究得到基础研究的支持。

这本书通过案例揭示了全世界最优秀的公司是如何利用自己的企业研究院赢得未来的,因为这些公司无一例外地知道一个简单的道理:创新是明日引擎(Engines of Tomorrow)。

之所以关注这本书,说来也不复杂。一个研究团队的最终成功,需要有成熟的模式,企业研究院是按照企业逻辑组织起来的,但其中对基础研究的重视也让人叹为观止,而且其中的研究人员甚至长期没有产出专利,但依然享有高度的研究自由。这不由令人《复杂》这本书,其中提到的桑塔费研究所这种NGO方式组织起来的研究机构,有什么不同吗?我从中看到的大部分是相似而非不同。桑塔费的形成也是需要有人有资金有研究想法,研究人员都有诺贝尔奖获得者参与或领衔,想法也是层出不穷,创意无限的。不同的是,一个是企业的行为,而桑塔费研究所是自发秩序的结果,因此在资金来源上,后者需要去募集资金。但争取研究经费大部分是需要面向市场的应用研究,即便桑塔费研究所的第一笔来自花旗银行的经费,也是出于模拟股市的导向需要,花旗银行的总裁才愿意掏钱的。

对照《复杂》和《企业研究院》这两本书,对于建设研究团队来说,不无启示。尽管对于如何协调自由研究和市场导向之间的紧张,两本书都没有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但从这些案例中,我们可以体会其中艰辛冷暖,有助于我们更深刻的理解:自由并非高高在上,而是在各个细枝末节处。

罗伯特·布瑞德:《企业研究院》,盛逢时译,中信出版社,2003年7月,34元。

罗伯特·布瑞德还是《屋顶上的精英》的作者,《屋顶上的精英》,常云惠、常云凤译,中信出版社,2002年7月,25元。

米歇尔·沃尔德罗普,《复杂:诞生于秩序与混沌边缘的科学》,陈玲译,三联书店,1997年版,26元。
1 有用
0 没用
企业研究院 企业研究院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企业研究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