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宋之际的转型

毛豆
2006-06-27 看过
    刘子键先生一改以往将两宋时统一体的观点,而强调两宋之际的重大转型是中国历史中的重大意义。中国历史上的转型最大的莫过于春秋战国和当前,而此外的转型也着实不少,史学的关注点就在于此,而当今史学的意义更在于此,因为我们的时代,我们的困惑。
    判断一个社会的转型是否存在,以及影响大小,其标准在于转型之前的社会是什么样,转型之后的社会又是什么样;转型之前社会的样子持续了多久,转型之后社会的样子又沿续了多久;转型之前的转型和这次相比意义孰大,转型之后的转型和这次相比影响孰深。通过时代的划分,静态的考察,去把握动态的变迁。
    史学界多谈论唐宋变革,刘先生则谈两宋转向,谁的影响更大?唐宋变革,看上去更全面,更立体,方方面面都在变;两宋转向,其焦点在思想,从而在政治,当然也势必会延及中国的经济。如按现代传统来解读,一个好似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另一个好似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又反作用于社会存在。两次转型,影响都颇为深远,唐宋变革,让我们更将焦点首先集中于经济变迁,而且延续久远;两宋转向,让我们集中于思想、政治,极至人心,也是强力浸透,无孔不入。
    这就不由得让我们将二者放在一起来琢磨,联系是一定存在的,而且是密切的。可多密切?是同一的?还是递进的?抑或是同一中的递进?甚至于只是单纯的连锁?这是个大问题,不是一个“盖帽”就能解决的。
    之所以是个大问题,因为“中国的社会理论是什么”这个历史哲学问题还没有答案。中国的社会科学“落后”的很多,当然一个原因是因为社会的“落后”,但那只是一个原因,既非充分,也不应成为必要。只这一句话,不得不用的“社会科学”和“落后”,均有舶来之嫌。我并非反对舶来,一个文明的强大,没有舶来是不可能实现的,在这里,舶来是个必要条件。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但“科学”和“落后”,一个被赋予了价值色彩,一个本就表现为价值判断,这样的价值又当如何判断,我只能说不敢言。转型期的“混乱”不单单是跃然纸上,并且在每一位不断思考的脑袋里。而大家都在问一个同样的问题:“什么是中国?”
    “什么是中国?”最终的答案多半,甚至多多半还是要来自我们的历史,来自我们的史学,来自我们的真正的思考的史学。“谁决定谁?”“谁反作用于谁?”有时,我们不妨先放在一边,但绝不要抛弃,这是我们的工具,好的工匠会将工具开发出远远多与它本身的功能,更会在现有工具的基础上创造工具,这才是他的伟大之处。工具不是用来亦步亦趋的,不是用来捆绑我们的手脚的,工具是我们手的延伸,是我们脑袋的延伸,脑袋里的东西来源于手脚眼鼻舌,但这些都是人的。工具是人根据作用于这个由自然和人组成的世界的需要而创造的,它不应成为也能够不会成为我们的桎梏。着眼历史,着眼先人们的智慧,寻找答案。
    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谁在影响着谁?
1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国转向内在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转向内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