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第一篇《蚕丝》

奶黄包钢丝球
2006-06-25 看过
一共也就四个短篇。

《蚕丝》远赴日本“买进又卖出”的埃尔维•荣库尔是机智而沉着的。当他正在机智和沉着的时候,遇见诡媚的“她的眼睛不是东方人的形状的”女子。生意从无到有,从高峰到低谷,但偏偏和睡在日本商原膝头、立在巨大金丝鸟笼的女子的对手戏一直都是无声。因为无声所以格外旖旎。当疫情给这个行业毁灭性打击的时候,男主角排了众议再去日本寻觅蚕种。所有看客都能明了,这肯定是最后一次了,注定遭遇绝望地去寻觅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还能是什么,难道那些看不懂的象形文字能给埃尔维•荣库尔带来甜蜜而绝望的快感?看起来是这样的。

直到和日本的一切都逐渐成为回忆,埃尔维•荣库尔和妻子海伦,这个“有着甜美嗓音的女性”平静厮守,平静得平淡。

海伦突然病亡成为一个绵里藏针的转折。两个月又十一天之后,海伦的墓碑前出现了一个蓝色小花朵的花圈。而蓝色的小花朵,是上层贵族炫耀自己买欢布朗什夫人的宴会物证。而布朗什夫人,来自日本,埃尔维•荣库尔找过她两次,不过不是买欢,是请求她阅读一张日文纸条和一封莫名寄来的日文信件。

原来那封充斥着情人间最私密呓语的信、那封他以为来自包裹在丝绸中都不曾听见过她的声音的女人的信,来自海伦。布朗什夫人,帮了她翻译。

其实作者早就开宗明义,只是我们也和埃尔维•荣库尔一样,被包裹着丝绸的无声女子诱入歧途。都和埃尔维•荣库尔一样,无论男女老少。

从译者的评论、前言,都在盛赞作者的文风。电影、片断、意象、跳跃、惊悚的童话。其实,如果说从豹头凤尾的技术角度可以折射出作者对作品的爱情,那么,Alessandro Baricco就是风格大师了。

巴尔达比乌将市长的儿子埃尔维•荣库尔领入蚕丝生意的大门,也是发掘其身上的“独特的浪漫主义玩世不恭”的人,他三次闯入市长办公室,三句话让整个城市为蚕丝疯狂。这段美妙的言语让人不得不想起《银河系漫游指南》的忧伤机器人Marvin如何三言两语让准备毁灭星球的大坦克(它也的确具备这种能力)自辱自毁。所以,从中得到的一个结论就是,千万不要小看了貌似疯狂的人,因为他们往往看到的是真相,而理智规律的大多数,喜欢自欺欺人,他们用一个更加自欺欺人的词语――自圆其说。

结尾平静。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埃尔维•荣库尔又活了二十三年。其中大部分日子过得健康而自在。但是不同的是,他会和孩子讲述他的故事,凝视空中看不见的东西。感到寂寞难耐的时候,他会去墓地和海伦说话。而湖面因风起纹的样子,像轻松而又无法解释的戏剧,像他曾经的生活。Alessandro Baricco仁慈地告诉读者,一颗平静的心,是最宝贵的财富。而自己,也真的短暂平静了一会儿,然后把书埋进书架,就像放进储药箱。

多希望,有导演也把《蚕丝》拍了出来。
1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海上钢琴师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上钢琴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