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陣裏亂影翻筆●邁克《迷魂陣》

小約
2006-06-23 看过
■文/小約

書是難足道亦難道足,人是道不足亦不足道。因之寫人寫書,便讖下一個妄獰吊詭的缺德敗壞的惡孽,非凡人可為,亦像不是人事。錢鐘書說,推敲文字過傾心,好比向小姐求愛未遂,只能找丫頭來替。所以為一人而發窩動櫥覓二三舊籍,為一書而動手動腳牽查彼此中人,均是一種委屈的「替法」,可憐的讀書生平事,總是白紙書難足,一覓半部人生光景墜破。陰陽陣裏亂影翻筆,前身今世中迷魂身退,常是夢長言短,挑花了眼迷離,諤盡了心富麗,轉珠為念,涼薄了世界,寬大了己身。

一部一部的寫色相世界,是欲拒還迎的佛經頌偈,到現代張愛玲手裏交了五色棒,轉成欲迎還拒。現時香港,以自身世界開始做了色相,偕與詞章一粲共舞共唱,邁克為第二,無人奪尊。知邁克,讀邁克,聊邁克,成為「采花賊」無線地圖裏路盲者接駁的符碼,惟是書未催成墨未濃,文字陣裏焦渴者前三三,後三三,早已摸門探看,急切不耐,歎喊:邁克,「書啊,書」!

「書啊,書」,拼命書的邁克,腳踏三四船,眼路八達,極早穿蕩巴黎康城三番市遊手好閒,熟門熟路轉來轉去,繪影繪形活色生香。八十年代中期邁克端起電影飯碗,於唾沫橫飛眼目眥張的影事短平快中,他亦撤亦逆,巧避放浪言談,擇踏私密領地,抽絲撥繭,個人秘籍「影印本」卿本佳人,字字章章心頭好。于宗師魯迅所言之「人的悲喜不相通」的感官圖景中搭通了電路。便是寫疲寫累的「迷魂陣」,層層尺幅,翻翻亦有瞠目掉落。而於細緻抵死不肯罷手,且淫且喜曲折亂迷的幽情狎意,寧是撞了頭血灑了扇面,依舊錦心巧手添成一枝花開。邁克的情色王國由此城門洞開。趺坐蒲團暗嗓低吟「假性經」,為「男界」一族面授春風下結「豔遇」,合光同塵,高低起僕,練獨門功夫,信奉「互吹不如單打」,獨個子神姬之舞,攪縐一池心水,言裏言外未及盡訴,另有瓶裝。

「迷魂陣」雖蛛絲纏繞縛人心魂,然字詞排壓橫蓋,不似以往通脫輕便,常因詞成鐐銬,費掉辭材無數,依舊解迷更彌目。不及清辨不及靜觀,卻已墜恢恢巨網聽任擺佈。心伶俐手玲瓏之複遝旋律,聆聽者極少的出神機會都會因為下一個斷句或言未盡而暫且擱平。偏偏是「迷魂」取的好,雲裏霧裏,醉中挑燈看劍,此陣不似別陣,講求排署移步成形成狀,反是奇姿怪態,媚、嗤、癲、狠、峭,五毒神掌,快劈快飛。由維琴妮亞.吳爾芙的鼻子到王家衛的夢囈,艾慕杜華、妮歌.潔曼、裴勇俊和張曼玉悉數在劫難逃,劉別謙、餘麗珍、黑澤明及柯德莉•夏萍等隱退老江湖亦被戳尾骨不得息寧,更有非正式電影從業員如湯顥祖、翩娜.包殊、亦舒和聖羅蘭硬被拉來跟調笑文字拍拖。寫男歡寫同志依舊標本皆治,講來最筋節最獨斷,從不如履薄冰。一種慣使慣用的愛死前朝的咿咿呀呀碰觸世俗的創巨傷痛,旋成冰炭。

世間給了我們一個機會,不是愛就是恨,更給我們一個錯覺,不是愛便是恨。惟獨在文字的舌尖,愛與恨不分明,是出口亦是盡頭。兩千年來的這樁事,似只悠悠經旬,卻一直迷亂人心。今時今日,身陷「迷魂陣」裏,一些好壞的打算都該給自己做做。
6 有用
0 没用
迷魂陣 迷魂陣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迷魂陣的更多书评

推荐迷魂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