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反动,越迷人

水木丁
2006-06-20 看过
《黛安•阿勃丝》

虽然总是喜欢拍摄侏儒,畸形人之类的社会边缘人,但是黛安•阿勃丝自己本身却很漂亮,也很富有,很幸运,但遗憾的是,她并不顺从。她从她的犹太家庭中走出来,拿着她的摄影机,一路拍她自己想拍的东西,到最后成了摄影界唯一一个被公认的大师级的女人,同时也成为第一个让人们批判为不道德的摄影家。她一生中只出过一本摄影集,十几张照片而已,然后到了她死后的二十年,人们开始蜂拥到她的作品展会上,虽然很多人还是不能接受她,但是人们却不得不承认她的力量。

我不知道为什么媒体总是要特意去强调她拍摄的那些畸形人,侏儒等等丑陋的人,其实她也拍苏珊•桑塔格,也拍德国的王子,事实上,我自己也没有足够的心里承受能力去看这一部分照片,但是我依然被其他的一部分所深深的打动,他们都面无表情,我不知道是什么触动了我,后来我看到一张她为一对好莱坞夫妻两个人拍摄的照片,男人帅气,女人则长得很像赫本,他们手牵着手,脸上是孤独的神色,而女人,竟然是那样的忧伤,在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几乎掉泪。

我喜欢她拍摄的普通人,她让我想起我每天早上起床照镜子时候的感觉。和我自己想像的差距是那样的大,并不美,也并不让我自己满意,好像是一个我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它让我有些沮丧,也有些孤独。而且我知道大多数人也和我一样,就像黛安作品中的这些人,这毕竟是一种真实,我看着他们脸上孤绝的表情,会觉得和他们心灵相通,然后,就想起桑塔格描述阿勃丝所说的那段话。“阿勃丝的艺术是反动的艺术——这种反动是对上流趣味的反动,是对约定俗成的反动。这就是她让时髦、时尚和美的东西统统滚他妈的蛋的方式”。于是我不再沮丧了,沮丧也滚蛋了。

 1971年,黛安的朋友发现她死在自己的浴缸里,刀片割断了手上的动脉,血染红了浴缸里的水,溢了出来,流到地板上,四周很安静。
50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荒谬的真实的更多书评

推荐荒谬的真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