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的自由

潜光
2006-06-15 看过
前前后后接近1个月的时间,才啃完了这本《1884》和《动物农场》的合著本,感谢我们班可爱漂亮的小朋友婷婷同学的书,1984的电子版在电脑上放了很长时间,都一直没有耐性好好读读,到底是印在纸上的字比较让有阅读的欲望。

和老白一样,得知这本书全是由于网络推荐,只不过我是从他那里知道的而已。而让我分外惊奇的是,《美丽新世界》也是我这位小巧可爱的同学借给我的,尽管老白说“假如让我们每一个年轻人都读一遍《一九八四》,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不再《一九八四》”,我始终还是不明白她那个小小的脑袋里到底读完了这两本书后在想什么。

和我以前所有的阅读体验都不一样的是,《美丽新世界》和《1984》&《动物农场》都没有给我纯粹在阅读上的快感体验——我是指纯粹的文字上的美的愉悦体验,其中《美丽新世界》因为蹩脚的翻译读来而尤为痛苦,但如同我前面提到的观点,这本并不以文字讨好——取悦读者的作品,充满了狡诈、阴谋、暗杀、极权的作品,我们真的需要让每个人都读么?

“所谓自由,即是可以说‘2+2=4’的自由”,而当奥勃良亮出他的四个肥硕短小的指头时,自由其实是温斯特能否在内心坚持4个而在嘴中也同时说出4个的自由,我的意思是,无论是2+2=3或=5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自己决定结果,还有什么比明明知道眼前是黑色而却被告之这是白色且不能反驳甚至不能不认同更可怕的呢?《美丽新世界》中那个野人清晰的道出了他要拥有选择痛苦、生病、不快乐的自由,这其实道出了自由的本质,自由来源于可以选择自由或是不自由——而非自由本身。

在奥威尔的另一部作品《去唯岗码头之路》中描述了一个活在社会底层的妇女的形象,在我读到这部在序言中引用的篇章时正缝上课,突然间我看到了那个一直在我眼前徘徊而挥之不去的低落而丧失希望的眼神,无论是我那个命运如此不公的小姑姑,还是食堂里那个打饭的阿姨,我一直幼稚的认为在她们的生活里从未有一刻想过要反抗要抗争,甚至因忙于同贫穷的生活做斗争而忘记了这如此不公的命运,然而,奥威尔说,“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遭遇什么——同我一样清楚的知道——在严寒中跪在贫民窟后院的脏石块上捅一条发臭的排水管,是一种多么不幸的命运”,至此,那个无助而沉默的形象在我心中彻底消失,我突然清楚的感到她们是怎样在默默的战斗着,同他们那悲苦的命运。

作为一本政治小说,1984无疑有很强的预言性,我无意去观测它在政治上的作用,作为一名不够专业的读者,观察一个小人物如何在那个遍布“铁幕”的社会挣扎着生存甚至妄图追寻哪怕一丁点不存在的自由,才是吸引我的所在。这本庞大的作品中还提到了历史,“历史是存在于记忆中还是记录中”,斯威特可怜的认为“你们如何能控制我的记忆呢?它是自发的!”而奥博良再次无情的说服了他,“显示不存在于外在,它在人的头脑中,不存在于任何其它地方,甚至不存在于个人的头脑中,……,个人的头脑可能犯错误,而集体的头脑不会犯错误”,多么雄辩的理论,于是能自由操纵历史(媒介记载)的“代表集体的党就能‘党认为是真理就是真理’,……,除了通过党的眼睛,是没有办法看到现实的。”

说2+2=4的自由被抹去的时候,其实也就是放弃追逐的时刻,裘莉亚冷冷的说“有时候,……,你也许认为这么说只不过是一种计策,是为了使他们停下来,真的意思不是这样,但是这不对。当时你说的真是这个意思,你认为没有什么别的能救你,因此你真的很愿意这是真的,……”这是一种怎样的寒冷啊,当斯威特在装满老鼠的面罩前彻底失态喊出“去咬裘莉亚”时,我终于被打败。我是说,在我试图高高在上的读这本小说时,我突然感到在牢房里,那个当着众人面坐在没有盖子的便盆上的派训斯仿佛不是别人,奥威尔大概在那一刻,是那个不能遮住眼睛的斯威特吧。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一九八四·动物农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九八四·动物农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