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谷

Abigail
2006-06-12 看过
惊世骇俗的歌声
  
   傈僳族以及遥远的怒江峡谷。
   每个星期天,简陋的教堂总是传来唱诗的歌声。那些世代没有出过大山的傈僳族农民们,怎么能把复杂的和声唱得那么和谐?
   “当他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你便感到有一种超越于日常琐屑事物之上的存在物,将平日这些卑微的农民凝聚在一起,他们神情虔敬,人与人之间的樊篱在闲适的聚会中消隐无踪。”
  记得有人曾在东山堂放过一些他去云南旅行拍回来的幻灯片。其中有几段是录像。便是那简陋教堂里,那令人称奇的美丽和声。“决想像不出,用未经训练,纯粹的农民声合成的音乐,达到何等华丽、庄严的程度。”那时,我就想,一定要去听听。现在,更是向往。
   “首次试探性地来到这片陌生的深山谷地,我便目睹并亲历了实现未曾料想到的祈祷和唱诗场面:在那山风怒号的高原峡谷,一所简朴的白色房屋,聚集着几百个山地农民,他们彼此优雅地行握手礼,每人手捧一部有着硬皮封面,厚沉的大书(我原以为他们除了目不识丁,就是几乎目不识丁),书中印的是他们本族的文字和复杂的乐谱。这是个崇尚“文化”的民族,在此之前,我还从未见过任何一地的居民,对书的依赖达到傈僳人这样的程度”。
   “惊世骇俗的演唱”,这是他使用的词。
  
优雅的傈僳女人们
  
  美丽的傈僳族女人。“气质超然”,这是作者最爱用在她们身上的一个词。“当一名农妇的内心被一种光亮照耀时,她的外在气质乃至容貌将会变得如何令人称道。”她们在教堂祈祷与唱诗的时候,他是怀着惊讶的感觉来重新发现她们的。
  照片上,赤脚的女人穿着优雅的传统长裙,羞涩地笑着……我觉得我已经和她们很亲近了。那些美丽的,纯净的,倔强的,圆润的,喜乐的面孔。
  福音谷——峡谷纵深,江水湍急,高山险峻,土地贫瘠……傈僳族女人那素雅的裙子,那沉静的笑脸,镶嵌在其中,真是好看啊。
   “傈僳族妇女服饰绘画般的优美和得体的搭配令人惊叹。”
  “傈僳人的服饰可能是最符合福音书意境的。”时隔大半个世纪,她们依然保持着一种默契:去教堂前必精心整理她们的仪表,恢复古风装束,将惟一的传统服饰一丝不苟地穿戴在身上。
   这峡谷仿佛自古以来就是应许之地,一切似乎都那么自然。
   其实他们的信仰,只有百年历史。
  
澄明而欢愉
  
  一百多年前,外国传教士为了传播福音,穿越人脚几乎无法到达的峡谷山川,深入到那偏远而寂寥的山村。他们带来了教育,医疗,种植……还有信仰。
   传教士为他们创造了文字(可以想像吗?一个民族的文字竟然是这样产生的),而且,为他们把《圣经》精心翻译成为傈僳文,还留下了大量的傈僳文的赞美诗。从此,那空灵的歌声,就飘荡在峡谷江面。傈僳人自此在福音书和祈祷中,找到了内心的宁静。
   在一次又一次去往那里,与那些傈僳人越来越亲近起来以后,作者忍不住问:傈僳族人的贫困和克己禁欲是否也禁绝了他们的快乐?但最后的结论是:“正好相反”。 “贫穷,但澄明、欢愉”。“生活面临的困境有时使她落泪,信仰却能恢复她心灵的安宁。”
   那天Q说:为什么现代人得抑郁症的越来越多?做过很多分析,得出的结论之一,是现在物质太过丰富所致。当你只有两三个选择时,你未必是不满足的。但当你有二十个选择,无论选择了哪个,那种无法选择其它的焦虑、悔恨和不满,都将加倍地折磨你……物质越来越丰富,人们越来越知道怎样花最小代价达到最大利益,但人有没有越来越幸福呢?
   “这个时代已惯于仅仅从物质以及统计学的角度,描述人的命运,评价他们是否有尊严……我们将欲望与人的基本需求相混淆,恐惧控制了我们的灵魂;我们将这种忧惧与理性相混淆,用竞争驱动发展,使文明正走向理性的反面。”
   “高唱《哈里路亚》的里吾底人显然陌生于这样的恐惧”,他们并没有摆脱贫困,但他们“澄明而欢愉”。
  
   傈僳人的名字都很奇特:杜李本、迪友邓、前玛言、此里付……里面有他们许多过去的,现在的故事——爱情的、迁徙的、信仰的、生存的,甚至是传奇的……这是一本好看的书。我坐在一家西餐吧里,本来是不得不在那里打发时间,结果却因为这本书变成了享受。用了一个下午,看完了大半,恍然不觉时光飞逝。
   读完后只有一个心愿:去福音谷看看,一定要去看看。
8 有用
1 没用
福音谷 福音谷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福音谷的更多书评

推荐福音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